恋足全文 船袜|我的女王大人姐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作者:不详
字数:5千

  我叫莉莉,一个很乖巧的女孩的名字,可是谁也想不到我是个很残忍的女孩,见到小动物总喜欢用我的脚和高跟鞋残忍地将它碾压致死,惨死在我脚下的动
物大都是脑浆迸裂,血肉模糊,看到它们的鲜血,脑浆溅到我的丝袜上,高跟鞋上,看到它们的身体,内脏被我碾压成肉酱,我会异常的兴奋,直到高潮,为了
满足我的欲望,已经有数不清的生命惨死在我的脚下了,但我实在抵挡不住那种快感和欲望……
  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残忍的嗜好?这要追索到我以前的一些事了,我有个姐姐,她对我很好也和我一样有这种嗜好,那时我们家在一楼,总有很多老鼠或昆虫
之类的,姐姐见到它们总是毫不留情的将他们踩死,有一次我和姐姐整理厨房找到了一窝老鼠。
  一只大的刚跑出来就被姐姐狠狠一脚踢得肠子都流了出来,嘴巴和鼻子都留着血,四脚朝天痛苦地抽搐着,有一只则被姐姐当场踩死,另外有几只则逃跑了
,姐姐并没有放过那只垂死的老鼠,她走过去又狠狠的踢了一脚,只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后那老鼠再也没动静了,姐姐又朝它的尸体上重重的跺了一脚,我
跟过去时那老鼠已经被姐姐踩的血肉模糊了,肠子流了一地,头好像被姐姐重重的一脚跺得裂开几半,一半头眼睛还是睁着的,红红白白的脑浆溅的到处是,我
看到这些我心里有种莫名的冲击,但不是害怕,而是对姐姐更加的崇拜,由于我从很小就对姐姐有种莫名的喜欢和崇拜,这次则使这种感觉更加明显了。
  这可能就是同性恋吧,姐姐那时穿的是一双高根的凉拖,她的鞋上粘了很多红红白白的液体,脚跟和脚趾上也粘了很多,穿着半短的裙子,我看着姐姐觉得
她异常的美丽,后来姐姐把一整窝的小老鼠翻了出来,一只只像肉团一样,毛也没有,姐姐把他们放在地上,它们在慢吞吞地乱爬,姐姐轻轻地把脚移到其中一
只的上面,往下一压,那小老鼠发出一下很微弱的声音就被姐姐碾扁了,姐姐又抬起脚,朝几只聚在一团的小老鼠那踩去,只听到啪的一声,就有许多液体溅了
出来,我的丝袜上小腿上都有,姐姐又用力一碾挪开脚,只见到有3,4只小老鼠同时被碾死,印象最深刻的是其中有一只被姐姐碾的只剩下半个头和上半身的
一小节,眼球都被挤了出来,周围还有两只在爬着。
  姐姐叫我把它们踩死,我扭扭捏捏的走过去抬了抬脚,姐姐看我这样子,搓着我的脸蛋,轻轻抬起脚朝其中的一只踩去,之后踮起脚像跳芭蕾舞一样一转,
那只被姐姐踩住的小老鼠被活生生的碾成一团红红的皮,姐姐对我说:看,很舒服很好玩哦~~~我对姐姐笑笑就朝最后一只小老鼠走去,抬起脚轻轻地压像那
只小老鼠,压上去时觉得他在我脚下乱动,之后用力一压,感觉就像踩到个小番茄,软软的,很多东西被我挤了出来,我也学姐姐一样,踮起脚,很不纯熟笨笨
的转了一圈,抬起脚一看,刚刚还活生生的东西,一下子就被我弄成一团肉泥了,记得那时我的鞋头很薄,我脚趾上粘了许多血和像肠子一样的东西,但却一点
也不觉得*,最有意思的是过了一阵居然有只老鼠蹲在它同类的血和内脏边一动不动。
  可能是逃走的那几只的其中一只,不知为什么又转了回来,他们这些低等动物也有感情?姐姐朝它走过去它也没动,姐姐怕它跑所以没有抬脚踩,而是又快
又狠地向它一脚踢去,被姐姐当场踢死,飞的老远,拦腰被踢开了个大洞,还掉了一大驮内脏出来,奇怪的是没有发出一点惨叫声就被姐姐踢死了,清理的时候
很多血迹都弄不掉了,尤其是那只被姐姐一脚踢得半死之后一脚跺死的那只大老鼠那里,那老鼠流了很多血还贱的到处是,一大块血迹直到我们搬走还有,我想
现在还留在那里……这是我印象很深刻的一件事,应为那天后我便深深地爱上了姐姐,不能自拔,但我那时并没有太深地喜欢踩死小动物的嗜好……
  我深深地染上这种嗜好的是我读高中的一个暑假的一天了,应为院子大我舅妈在我们家寄养了很多兔子,那时我很喜欢它们的,白白的,很可爱,而且也有
很多出生一两个月的小兔子,它们总是到处爬,直到有一天,我早上起来迷迷糊糊的踩在了一团毛球上,我定神一看,原来是只小兔子,我逗逗它,但它好像动
不了了,扒得直直的,不停地抖动,嘴角还留着些血,当时我想还是把它弄死扔掉算了,省得到时舅妈罗索我,但是当时我并没有用些更直接的方法把他弄死,
而是把它放在我的脚跟上,另一只脚跟再压在它身上。

  由于我身材挺高,脚也挺大,那小兔子还不到我脚的一半大,被我用脚跟夹着,拼命地颤抖着,抖的让我觉得很舒服,我的脚跟慢慢地用力向它挤压,越压
它抖的越厉害,我觉得更舒服,还有种莫名的快感,看着它在我的脚跟下绝望地抖动着,无力的挣扎着,我没有任何的愧疚感,而是有种莫名的兴奋,它的鼻子
和嘴巴流了许多血,整只兔子染成了红白色,我越看越兴奋,脚已经不听使唤了,两只脚跟一压,一团内脏从它的下体挤了出来,溅到了我的足弓上,它的颤抖
一点一点的消失了,我感受到一个生命慢慢的消失在我的脚下,这感觉实在太刺激了,这时我的脚已经完全失去控制了,双脚将它狠狠的一夹,压在双脚中使劲
的来回碾动,它的身体被我的双脚无情地碾搓着,当我停下来时,刚刚那可爱的小兔子已经变成了一团红红的像肉干一样的东西,如果不是还勉强看得到它的四
肢,应该谁也看不出那是只动物。
  这时我的脚上全是血红红的,脚趾勾着一团团血污污的东西,是肠子还是别的已经看不出了,我收拾了一下,去浴室把脚洗了干净,又会想起刚才的的那种
将一个生命用脚碾压致死的的感觉,我的高潮又来了,用爱液将我的脚又洗了一遍……洗漱完之后,我看着我穿着高跟拖鞋的双脚,觉得她无比的残忍而美丽,
我又拿起准备扔掉的那块「肉干」用指甲掐着两条像腿一样的东西用力一撕,用它仅剩的一点血肉将我的十个美丽的脚趾甲涂成红黑色……这件事是使我真真正
正爱上了用我美丽的双脚残忍的碾杀动物的原因……那天之后就经常有小兔子惨死在我的脚下了,残杀的方法也越来越多,将它们放进丝袜里,然后穿上,之后
穿上鞋坐着,感受他们在脚下慢慢的死去,这种方法很享受,有时我去晨运则是穿上鞋之后去跑步,感受他们在我站起来得一瞬间将他们的内脏全碾压出来的刺
激,和跑步时他们在我的脚下被我压得粉身碎骨的快感,回到去的时候肉色的丝袜在脚那部分都会变成红色,脚跟和脚趾显得十分的性感,之后就是我的高潮……
  有时用脚趾将他们掐得血肉模糊,或用脚趾夹着它的四肢,将他们活生生地撕开两半,这也是充满快感的方法……后来我常把脚趾甲留长后修得很尖,涂上
淡蓝色的趾甲油,这样我的脚显得更残忍更性感,之后将一只小兔子放在足弓上,另一只脚用脚趾掐住它一碾,它就动弹不得,只能痛苦的抽搐了(但有时一碾
有可能直接将它碾死),之后将用手抓着它得双腿,把它的腿叉开将它的下体往修尖的五个脚趾甲上来回磨,它会拼命痛苦地抽搐,之后下体会溅出许多血和肠
子到我脚趾上,这一刻是最兴奋的一刻,但我一般会继续用我的脚趾甲一直将它从下体切开到胸部我才会停止,之后吧尸体放进丝袜里,穿上,将它踩成肉干……
  不过这样残杀了几次后我觉得不够刺激,因为没磨多少下肠子就溅出来了,后来我索性捉了些比较大的,不将它碾得半死直接就用脚趾甲来戳,这样果然能
使我更加的满足看着它拼命的挣扎,我更加兴奋,有是我会用双脚一起来折磨它,有时肠子都流出来了还在我脚趾上不断挣扎,抽搐,但最后还是被我的脚趾和
十个尖尖的趾甲像齿轮一样将它硬生生地绞压致死……但有一次我在折磨它们的过程中被它挣脱跑了,它跑时,下体已经被我碾的血肉模糊,还拖着一小节肠子
,跑了出去,那时姐姐正好回来,她看到那一身是血的兔子和我沾满了血的脚趾,她也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她踢了那兔子一脚,那兔子再也跑不动了,在墙角四
脚朝天地痛苦抽搐,姐姐将我一把按倒就拼命的咬拼命的吻,我实在太爱姐姐了。
  我们在床上不知弄了多久,我的高潮都快来了,之后姐姐把那半死的兔子提了进来,脱了一只鞋,之后将兔子像鞋垫一样放上去,再把脚穿进去站起来一压
,一瞬间那兔子被姐姐的脚压成了肉酱,一团内脏从姐姐的脚跟的缝隙中挤出,血沿着高跟拖鞋的鞋跟鞋头慢慢地流到地上,姐姐白色的连裤袜袜脚上粘满了血
,显得特性感,她抬了抬脚跟,用脚趾将那块血肉模糊的「鞋垫」搓了出来,看到那块血肉模糊的肉块和姐姐那性感的双脚,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抱起姐姐的脚
就往我的那地方拼命地磨搓,姐姐也很兴奋的将我的脚趾插进了她的那地方,我也将她的脚趾插进了我的那里,她不停的摆动着脚趾,那尖尖的趾甲刺得我那里
实在太兴奋了,我也学着姐姐,姐姐也相当兴奋地叫着。
  那天,我搂着姐姐修长性感的腿过了我有生以来最兴奋的一次高潮……之后我和姐姐就经常干那事了,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生命惨死在我们的脚下了,我喜
欢把它们放在鞋跟上,用脚跟慢慢碾死它们,感觉它们的生命慢慢被我夺去,这种感觉是在让我太兴奋了,姐姐责喜欢让它们死的血肉模糊,或者穿上细跟高跟
鞋用鞋跟从它们的下体刺进去再从喉咙穿出来,这样将它们活活刺死,我也试过几次,挺好玩的。
  说一次我和姐姐一起在外面的事,那天晚上和姐姐从朋友家回来,在回来的小路上有条狗跟着我们,之后我和姐姐似乎同时被同一个欲望支配了,我蹲下吸
引它过来,姐姐趁它不注意在它侧面朝它的下体狠狠地一脚,姐姐的脚力实在太大了,整只狗被姐姐踢得老远,很有许多液体溅到了我脸上,我查查一看,原来
是血,那狗躺在地上发出细微的嗯嗯声,尾巴拼命的拍打着地面,还拖着长长一条血糊糊的东西,我那时实在太兴奋了,走过去又朝它的下体狠狠一脚,那天我
穿的是一双高根凉鞋,我感觉它的血和内脏溅到了我的脚上,实在是太兴奋了,我拼命的用鞋跟撕它的身体,姐姐走过来又狠狠的往它的头上重重的跺了一脚一
碾,发出脆脆啪的一声,好像,好像整个头都被姐姐碾爆了。
  之后姐姐又朝她脚下那个被碾得血肉模糊的头狠狠地一脚,啪的一声整块肉被踢了下来,由于太黑,没看清那头被姐姐弄成怎么样了,只看到姐姐脚下黑漆
漆血糊糊一片,当时的感觉只有兴奋,我和姐姐疯狂地对那具早已血肉模糊尸体残忍碾踩,用鞋跟勾着它的身体疯狂地撕,几分钟后整只狗都被我和姐姐分尸了
,正片地上乱糟糟的,应为太黑,没法看得太清楚,只知道血流了一大滩,原来狗血是这么多的,之后我就和姐姐回去了,回到去一看,我和姐姐的脚一直到小
腿上溅满了血,丝袜被染的异常的残忍和性感,脚跟和脚趾下还夹着许多像内脏的东西,由于再走回来的途中已经被碾扁了,已经看不出是什么了,鞋跟上还勾
着许多肉块,整双高跟鞋血淋淋的,性感极了,我和姐姐都受不了了,迫不及待地迎来了高潮……
  第二天早晨去上班,经过那小路,看清了那只惨死在我们两姐妹脚下的那条可怜的狗的尸体……整只狗被我和姐姐撕开了几块,许多零零碎碎的内脏和肉块
散了一地,整个头都被姐姐踢掉了,只剩下薄薄一层皮连在脖子上,只能很勉强看得出是个狗头了,整个头被姐姐碾得扁扁烂烂的,血肉模糊,脑浆和血肉搅在
一起,一条肠子拖了好长一段路,经过那具尸体时,我还故意的狠狠地往它的一团比较完好的肉块上走过去,我觉得我的高潮又要来了……应为晚上这条路比较
暗,也没什么人,但总是有许多猫或狗,这条路上惨死在我和姐姐脚下的冤魂也越来越多了……

  我喜欢这样,应为这样能给我莫名的快感,用我美丽的脚残杀它们的快感,看着它们临死前在我脚下挣扎的快感,血和内脏溅到我脚下的快感,和姐姐的脚
做爱的快感……

人已赞赏
街拍诱惑

恋足文学|酒馆的女王大人

2020-9-9 16:46:37

街拍诱惑

恋足编年史|被迫吃交警的黄金

2020-9-9 20:01:4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