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足文|奴的女主子们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者:不详
字数:1万

  安钱儿跟在李二狗身后,小声地问道:「二叔,我有点怕,难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到天香府做苦力什么时候是个头呀?」
  李二狗回头笑着说:「小子,那你就想错了,开始干点粗活是暂时的,就凭你的相貌身材和这机灵劲儿,我保你到最后绝对是咱香主子奶奶最宠爱的小童奴。」
  「什么是小童奴?」
  安钱儿不解地问。「就是 什么事都不用做,专门侍奉香主子奶奶的男奴。那可是祖宗有德哟,一个个白胖白胖的。」
  李二狗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的脸,接着说道:「不象我们这些干重活的奴才,见不到香主子奶奶,一辈子没指望了。」
  安钱儿点点头,咧着嘴说:「那我也见不到香主子奶奶可怎么办?」  「不要紧,」
  李二狗说:「春桃大姑娘最近收我做了她的干儿子,她可是咱香主子奶奶最信赖的人,求她准行。」
  李二狗拉着安钱儿的手,眼中有些发湿:「钱儿呀,二叔全指着你了。到了府里一定要好好干,香主子奶奶身边的那些童奴可把我害惨了。」
  安钱儿狠狠地说:「二叔你放心,有朝一日,我把他们全给收拾了。」  「好小子,」
  李二狗点点头,说道:「不枉二叔白疼你一场。不过,那些童奴都是夏荷、秋菊、冬梅大姑娘身边的人,你要当心啊。」  安钱儿笑了笑:「我知道了。」
  叔侄二人说笑之间来到天香府后院角门边的一个小矮洞,洞口上沿挂着一串铜铃。李二狗跪了下来,用嘴叼着铜铃晃了晃,铜铃发出山几声清脆的响声。「
谁呀,进来吧。」
  里面传来一个女孩儿的声音。「来,进去吧。」
  李二狗碰了碰正在发愣的安 钱儿。安钱儿只得跪下身子,跟着李二狗从洞口爬了进去。
  进得院内,安钱儿抬起头,猛然看到一个青帕罩头,身窃红袄,手执长鞭,腰中佩剑的年轻女子威风凛凛地站在自己面前。在她脚边跪坐着一个赤身裸体的
男奴,体格健壮,脖子上带着铁制的狗项圈,正用狐疑的目光盯着自己。安钱儿刚要站起来,那女子突然亮出宝剑,剑尖直指他的眉心,厉声喝道:「跪下!哪
里来的野小子,乱看什么,这么不懂规矩?」
  李二狗吓得连忙爬到女孩儿脚前,双手抱住她的腿,大声喊道:「娟姐姐慢动手!这是我侄儿!是我带他来的,是春干娘要的人。」
  李二狗又捅捅安钱儿:「这是府里的护院总管娟姐姐。还不赶紧磕头赔罪。」  安钱儿连忙跪在地上磕了个响头,说:「我不懂规矩,求娟姐姐饶了我吧。」
  娟姑娘这才收起宝剑,又看了看跪在她脚前满脸堆笑的李二狗,冷冷地说:「怎么现在才回来,春姑娘等得有些着急了,特地让我来看看,没想到这个看门
的狗奴竟然睡着了,铃响了这么半天都没听见。」
  说完她用脚把那个男狗奴踢倒在地,狠狠地在他的屁股上抽了几鞭子。  「娟姐姐饶了他吧,要不然春干娘该等急了。」
  李二狗跪直身子说道。「该死的贱奴,再睡着了我扒你的皮。滚!」  娟姑娘又扬了扬手中的长鞭。男狗奴也跪起身子,朝着他的女主子「汪!汪!」
  叫了两声,这才晃着印着几条红鞭痕的屁股,爬到小矮洞旁边,象一只大狗那样跪坐着,不错眼珠的地盯着洞门。「跟我来吧。」
  娟姑娘又朝着李二狗和安钱儿摆摆手,径直向后花园走去。
  安钱儿再也不敢抬头,和李二狗一起顺着娟姑娘的脚步,爬过芳香四溢的后花园,又转过假山石,进到一间大屋内。屋子中央有一个大池子,池中的水清澈
透明,冒着腾腾热气。「你们这两个奴才,脱光衣服,下去!」
  安钱儿感觉到娟姑娘的鞭梢在自己的头上敲了一下。「快点吧,女主子们最不喜欢肮脏的男奴,洗干净后娟主子还要给你讲讲府里的规矩呢。」
  李二狗说完,飞快地脱光衣服,爬进水中。安钱儿脱光衣服跪在地上,心里不由得一阵阵难过。「磨蹭什么?快点!」
  安钱儿雪白的屁股 上结结实实地挨了娟姑娘一脚,「噗通」一声掉下水去。
  在池中洗刷干净身体,李二狗和安钱儿爬出水面,跪在池边。「到这边来。」
  安钱儿抬头一看,一个强壮的男奴规规距距的跪趴在地上,背上铺着一块锦布;不知什么时候娟姑娘已经换了一身紧身装束,曲线玲珑的身村性感迷人。她
高傲地坐在男奴的背上,手中依然拿着那根长鞭。「爬过来!」
  安钱儿见娟姑娘正用大眼睛瞪着自己,吓得连忙跪爬到她的脚前,光溜溜的身体有些微微发抖。「抬起头来,」
  娟姑娘冷冷地命令道。「我不敢。」
  安钱儿话音未落,娟姑娘抬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厉声骂道:「下贱的小奴才!你只能说奴才不敢!狗奴不敢!明白吗?」
  安钱儿红着脸,磕头说道:「娟主子饶命!奴才明白了。」
  「好好听着!在天香府里只有女孩子们是至高无上的主子,男人们只能光着身子在地上爬行走路;头颅永远不能高过女主子们的臀部,这表明你们是没有任
何身份的,在女主子面前只是一个奴才!一条狗!任何时候见到女主子们都要磕头问安,小心侍候;要想尽办法取悦你们的女主子,要在她们面前充分展现男人
身上的奴性。听明白了吗?」
  娟姑娘一字一句,说得李二狗和安钱儿不住的磕头称是。
  「好了,我有些累了,李二狗,你替我把这个小奴才的毛发全剔除干净,完了我要检查。」
  娟姑娘有些疲倦地摆摆手。「奴才遵命。」
  李二狗未等安钱儿明白过来,随手将他仰面掀翻在地,从娟姑娘脚下抄起一把小剃刀,从头至脚,把他的头发、腋毛、阴毛剃得一干二净。安钱儿浑身上下
象一个溜光水滑的没毛东瓜,一丝不挂地躺在娟姑娘的脚下,不禁羞得面红耳赤,胯间之物不住地抖动。娟姑娘仔仔细细把脚下的安钱儿审视了一遍,又用鞭梢
划了划他的前胸,再用脚尖勾起他的阳物晃了晃,最后又把他翻过来,查验了他的肛门,满意地说道:「嗯,很不错,要是调教得当的话,一定是个有出息的好
奴才。」
  李二狗听罢大喜,说:「钱儿呀,还不快谢过娟主子。」  「谢娟主子夸奖。」  安钱儿又重新跪好,重重地给娟姑娘磕了一个响头。
  「李二狗,你带他去见春姐姐吧。」  娟姑娘摆手说道。「狗儿遵命。」
  李二狗和安钱儿倒退着跪爬了出去。
  李二狗和安钱儿又爬过两重院落,才在一间厅房门口停住。李二狗欢喜地对安钱儿说道:「这是咱春干娘的屋,到这儿谁也不用怕了。」
  他往屋内看了看,又说: 「春干娘这儿回正有事,呆会儿再进去。」
  安钱儿偷眼往里观瞧:屋内雕像梁画栋,光线明亮;屋门口面对面站着两个小丫环,腰中佩剑,每人手中牵着一条铁链,铁链的另一头拴着系着尾巴的光着
屁股的狗男奴,也是脸对脸地跪卧着;屋子中央摆着一张朱红条案,上面有些干鲜果品;条案的左下侧放着一顶银制香炉,传出一阵阵的清香之气;而在条案的
另一侧摆放着一个玉制绣龙墩,上面端端正正地坐着一位年轻秀气的大姑娘,眉清目秀,满头珠玉,绿袄红裤,脚蹬鹿皮小靴,真得是风情万种,高贵无比。在
她脚边跪伏着两个模样俊俏的年轻男奴,正用舌尖轻轻地舔着她的靴跟;在她正面的地上跪着一个赤条条的胖大男奴,正在用手抽自己的嘴巴, 一边数,一边
不住地向她磕头,哭着求饶:「三十,三十一,春主子,春主子,您就饶了奴才吧,奴才下回再也不敢了,三十二,三十三,」
  逗得两边的小丫环们捂着嘴暗笑。那大姑娘也不理他,只是闭目养神。不一会儿,那男奴的脸肿得象个猪头,求饶的声音也越来越含糊不清了。
  沉呤半晌,那大姑娘才睁开美目,慢慢地说道:「下贱的狗奴才,你自以为是你秋主子宠信的狗奴,我就管不了你了。来人,把我的圣哥抱过来。」
  时间不大,一个男奴驮着一只毛色雪白的小叭狗爬到大姑娘的身边跪好,「赏他一口圣水。」
  大姑娘冷冷的说道。一个漂亮的小丫环连忙从男奴背上抱起小叭狗,逗弄出一泡狗尿撒在木碗里,并把碗放在男奴面前。「喝下去!一滴不准流出来。」
  大姑娘从丫环怀里抱过圣哥,看着跪在她脚下瑟瑟发抖的男奴,娇声骂道:「一个狗男奴也敢在女主子面前逞威风,真是没有规矩!」
  那男奴哭着将狗尿全部喝下,并用舌头把地面上的几滴舔干净,然后往前跪爬了两步,磕头说道:「春主子!春主子您饶了狗奴吧!狗奴知错了,狗奴给春
主子赔罪!」
  说完他撅起屁股象狗一样使劲晃了晃,又跪起身子伸出两只手拜了拜,大声叫道:「春主子吉祥!春主子如意!」
  屋里的小丫环们全都笑了。 「你快滚吧!」;大姑娘也冷冷地笑着说道。
  李二狗见屋里没事了,对着一个跪卧在门口的狗男奴说:「哥呀,烦您给通报一声。」
  那狗男奴便抬起头,冲着牵住他的女主子「汪!汪!」
  地叫了两声。那小丫环低头看见李二狗和安钱儿,便用手拍了拍狗男奴的脑门,转身喊道:「春姐姐,李二狗回来了。」
  「让他进来!」
  大姑娘在里面答应道。
  李二狗和安钱儿听见女主子召唤,慌忙爬进屋内。李二狗几步跪爬到大姑娘脚前,推开仍然在给女主子舔靴跟的其中一个俊男奴,自己忙伸出舌头在他女主
子的靴尖上使劲舔了几下,这才抬起头,满脸媚笑地对大姑娘说道:「二狗儿给春干娘请安!春干娘吉祥!二狗都想死春干娘了。」
  说完又往前爬了半步,顺势抱住他女主子的大腿,用自己胖胖的肚皮在女主子的靴子上使劲蹭了蹭。大姑娘低头看见是李二狗,也不禁嫣然一笑:「小狗崽
子,一离开主子你就撒欢儿,两天都没见着你的影,跑哪儿野去了?」
  李二狗嘿嘿地笑着说:「春干娘,狗儿有件好东西孝敬您。」  说完转过脸来给安钱儿使了个眼色,说「钱儿呀,快过来见见春干娘。」
  安钱儿跪在地上一直偷眼看着大姑娘,心想:能够有这么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做自己的女主子,不是更好吗。寻思之间听见李二狗叫他,便赶紧往前爬了两
步,重新跪好身子,恭恭敬敬向上磕头:一字一句地说道:「奴才安钱儿给春干奶奶磕头,愿春干奶奶福体安康!」
  「哟,我是谁家的干奶奶呀?」
  大姑娘格格地笑着问。安钱儿大胆地抬起头,笑着说:「奴才的二叔是您的干儿子,那您就是奴才的干奶奶呗。」
  大姑娘这才明白,捂着嘴笑着点点头,又仔细地打量一下安钱儿:见他生得眉目俊朗,身型健壮,皮肤雪白如脂;又一丝不挂地跪在自己的脚下,象一只小
狗儿似的正对自己摇尾乞怜,不觉之中已有七分喜欢,笑着说:「倒真是一条好奴狗。来,」
  她拍了拍自己性感浑圆的大腿,说:「到这儿来,给干奶奶学两声狗叫,让干奶奶高 兴高兴。」
  安钱儿果真跪直身体,两手搭在他女主子的膝上,满脸媚笑,冲着他的女 主子大声叫道:「汪!汪!」
  大叫之间,胯下阳物骤然勃起!大姑娘不禁开怀大笑,用脚尖轻轻踢了踢安钱儿的阳物,又用纤纤玉手一指屋里所有光着屁股跪在地上正向她献媚邀宠的狗
男奴们,娇声喝道:「你们这些贱男奴一齐叫!一齐学狗叫!要大声叫!谁叫得象主子我有赏!」
  于是,所有的狗男奴们为了让女主子寻开心,为了得到女主子的一点可怜的恩赏,齐声大叫!屋子里弥漫着男奴们下贱的狗叫声和女主子的开心的笑声。
  《安钱儿童奴传》(续)《安钱儿童奴传》(续)年轻漂亮的春桃姑娘端端正正坐在绣龙墩上,手执皮鞭,脚蹬皮小靴,笑盈盈地看着跪伏在地上的狗男奴
们在她脚下争宠献媚,奴态十足,禁不住格格的笑着说:「你们这些下贱的男人都是猪狗一样的奴才!
 在女主子面前就要样,只要女主子开心,你们这些狗奴才的日子才会好过。  都听明白了吗?」  男奴们撅着屁股跪在地上一齐磕头说道:「春主子放心,奴才们明白!」
  春桃姑娘满意地点点头,又低头看了看趴在她面前的安钱儿,笑着问:「你呢?」
  安钱儿跪直身子,满脸堆笑地对着他的女主子说:「能侍候干奶奶是奴才的福气,奴才一定尽心尽力。」
  春桃姑娘哈哈大笑,用白嫩的小手拍了拍安钱儿的脑门,说:「是个聪明的小狗崽子!从今天起,你就在我身边侍候我,要机灵点儿,听见没有?」
  「谢干奶奶!谢干奶奶!」  安钱儿不住的给他的女主子磕头谢恩。
  正在这时,跪在院里的一个狗男奴「汪汪」的叫了两声,一名侍女进来说道:「春姐姐,天香主人已经回府了,请春姐姐快去迎接。」
  春桃姑娘连忙站起身,大声说道:「列队!」
  地上的男奴们听到女主子一声令下,急忙一阵乱爬的跪成两队;春桃姑娘清点了一下狗男奴的人数,见一个不少,她又用脚尖踢了踢安钱儿的屁股,大声说
道:「跟我来!」
  于是,安钱儿、李二狗和狗男奴们在地上爬着跟在他们的女主子身后出了屋门。
  大约过了有半盏茶的时间,安钱儿觉着队伍不动了,他跪在春桃姑娘的身后,从他女主子的两腿之间往前偷眼观瞧:只见所有的男奴们都恭恭敬敬地低头跪
伏在地上,分成东西两排,形成一条夹道;几名俏丽的女侍卫手按着挂在腰中的宝剑站在男奴们的前面;由远而近,八个身强力壮、一丝不挂的马男奴缓缓地爬
了过来,他们的脖子上、腰上都扣着醒目的蓝色铁环,铁环上系着粗大的绳索,绳索的另一头拉着一辆金光闪闪的无蓬车辇,上面坐着一位美艳绝伦的年轻女子
,珠光宝气,高贵无比。安钱儿心里砰砰直跳,心想这位肯定就是天香府里最高的统治者,所有的男奴们至高无上的女主子——花天香主子奶奶。
  又过去了很长时间,安钱儿跪在地上有些发困,突然听见一个侍女的声音:「香主人让春姐姐进来。」
  「是。」
  春桃姑娘答应着往前走去,安钱儿和狗男奴们连忙爬着跟在她后面。进到一间非常宽大的客厅里,安钱儿禁不住又偷眼往上观瞧:屋内四周金碧辉煌,雕梁
画栋;屋里的东西两侧有两根显眼的红漆圆柱,贴着一幅金纸对联;上联是:主子奶奶洪福齐天;下联是:下贱男奴命薄卧地。屋子正中央放着一张价值连成的
象牙镂空卧床,床上放着几个软垫,软垫之上斜卧着那位风情万种、千娇百媚的香主子奶奶:乌发之上别着金簪玉钗,面如桃花,微合二目;身穿一件粉红银边
金线水罗裙,内衬葱绿小衣,半掩酥胸;左手托香腮,右手搭圆胯,正在小歇;旁边站着三个年轻貌美的姑娘,正是夏荷、秋菊、冬梅,再远一点儿还有四名娇
美的女侍卫,腰悬佩剑,手中或执皮鞭,或擎大棍,静立一侧。而在香主子奶奶象牙卧床的地面上,规规矩矩地跪趴着六个小童奴,全都额头贴肘,双肘伏地;
还有一个更英俊健壮的小童奴跪在香主子奶奶脚边,高高地撅着白胖的屁股,正用舌尖轻轻地舔着他女主子裸露着的白皙柔嫩的脚指。
  安钱儿看罢多时,心中暗想:这香主子奶奶真是雍容华贵、玉体玲珑啊,有朝一日,我安钱儿要是能够成为香主子奶奶身边的小童奴,头前脚后的侍候她,
也是我前世修成的福气呀。正在寻思之间,安钱儿看见春桃已经快步向前,深深的向上鞠了一躬,轻声问道:「主人有些累了吗?」
  香主子奶奶轻轻摆了摆手,慢慢的说道:「坐车坐的我有些乏了,那些马男奴都是一群没用的东西!」
  她忽然清了清嗓子,一个小童奴听见了动静,马上往前跪爬两步,仰起脸来张开嘴,接住了他主子奶奶的一口香唾,毫不犹豫地咽下,然后又倒退着爬回去
重新跪好;夏荷姑娘又急忙掏出一块干净的手帕递到她手里,香主子奶奶用手帕擦了擦红润的唇边,这才又说道:「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是,」
  春桃接着说:「后天是主人的二十二岁寿辰,春儿都已经安排好了,请主人放心;」「哟,还是你心细,你不说我倒忘了。」
  香主子奶奶笑了笑。春桃也笑着继续说道:「为了给主人贺寿,东郡金牧丹女王阁下派人送来一对儿珍贵的的雪域狮子犬,还有马男奴一百匹,狗男奴六十
只;南郡银海棠女王阁下派人送来蜀锦三百丈,上等缅玉玉如意一付;西郡铜月季女王阁下派人送来西域极品山参十棵,厕男奴二十个;北郡铁芦荟女王阁下派
人送来北海珍珠一匣,紫蛇皮鞭三十付;还有,」
  「算了,别说了,」
  香主子奶奶打断了春桃的话,说道:「这些你去办就是了,别忘了把礼回了。」
  「是。」  春桃点点头。「我还想问问,」  香主子奶奶欠了欠身,又说道:「我的事你是怎么安排的呀?」
  春桃笑着说:「等到您寿辰那天,主人早上用过早膳之后,先去天香府的后山围猎,尽兴之后可在野外用午膳,下午主人就在府里安歇,晚膳之后主人再到
逍遥园去看狗男奴们为你祝寿的演。」
  「你想的挺周到呀。」  香主子奶奶笑着说:「行了,就这样吧,还有别的吗?」
  「嗯,还有一件事,」
  春桃看了夏荷、秋菊一眼,又接着说道:「上个月府里丢的那颗大罗汉珍珠,春儿已经找到了,事情也已经查明了。」
  「是谁呀?」  香主子奶奶冷冷地问。「是夏妹妹和秋妹妹手下的一个小童奴。」
  香主子奶奶沉呤半晌,才慢慢地说道:「夏儿、秋儿,这是怎么回事啊?」  夏荷、秋菊连忙低头说道:「主人,我们也不知道呀,一定是春姐姐弄错了。」
  春桃冷笑了一声,说:「不会错的,就是他!」
  说完用手一指光着屁股跪在香主子奶奶脚边还在舔脚的小童奴,大声说:「大罗汉珍珠还在他身上!」
  夏荷、秋菊大吃一惊,莫名其妙的相互看了看。「娟儿,你来办吧。」
  春桃对着侍卫总管娟姑娘说道。娟姑娘点点头,快步向前,躬身说道:「主人,您看怎么办?」
  「动手吧,要仔细的检查!香主子奶奶冷冷地说道。」  「是!」
  话音未落,娟姑娘用手指着那个浑身哆嗦的英俊的小童奴,厉声说道:「到这边来!」
  小童奴急忙爬到娟姑娘脚前,磕头求饶:「娟姐姐!不,娟奶奶!娟主子!饶了我吧,我什么也没拿呀!」
  娟姑娘也不说话,将他按在自己的胯下,伸出纤纤玉指在小童奴光溜溜的身上摸了一遍,又按按他的肚皮,再抓住他的肉乎乎的大阳具揉搓了几下,什么也
没发现。娟姑娘突然冷笑了一声,从腰间取出一根皮鞭,将鞭梢一下插入小童奴暗褐色的肛门里,转了一圈儿,往外一弹,一颗发黄的大珠子便掉了出来,落在
地上。
  娟姑娘收起皮鞭,又狠狠地踢了小童奴的屁股一脚,大声说:「把珠子弄干净了!」
  英俊的小童奴连疼带吓的满眼是泪,用舌尖儿把那颗大珠子叼起含在嘴里舔的干干净净,最后放在娟姑娘手里。那大罗汉珍珠一朝重见天日,果然是璀璨夺
目。小童奴见事已败露,慌忙从娟姑娘胯下钻出来,跪爬到香主子奶奶的脚下,哭着求饶:「香主子奶奶饶命!您饶了奴才吧!奴才下回再也不敢了!」
  香主子奶奶一见事情果然是真,不禁花容失色,美目圆睁:「下贱的奴狗!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冬梅在一旁见香主子奶奶怒气冲天,赶忙劝说道:「主人不要生气了,您是万金之躯,别让一个下贱的奴才气坏玉体啊!」
  夏荷、秋菊也连忙随声附和:「主人不要生气,都是我们的不是!」
  香主子奶奶余怒未消,指着跪在她脚下浑身发抖的小童奴娇声骂道:「不气的奴狗!既然那么喜欢在体内藏东西,那你就去急园做灯奴吧。」
  夏荷在旁边眼珠一转,上前说道:「主人,还有一个奴狗也特别没有规矩,」
  「是哪条狗呀?」  香主子奶奶问道。「就是春姐姐的那只狗。」  夏荷指着跪趴在春桃脚边的李二狗。
  春桃心中正暗自高兴,忽然听见夏荷提到李二狗,不免暗吃一惊。
  她刚要上前分辩几句,谁知李二狗吓得早已忘了规矩,跪爬到香主子奶奶脚前,放声大哭:「香主子奶奶圣明!香主子奶奶饶命!奴狗是最有规矩的呀!」
  话音未落,夏荷抢步上前狠狠地扇了李二狗几个耳光,骂道:「吃屎的下贱奴狗!主人允许了吗你就说话!惊了主人要你的狗命!」
  香主子奶奶看见一个一丝不挂的狗男奴突然爬到自己的脚前不住的磕头求饶,又长得皮黑面丑,也着实吓了一跳,摆了摆手。李二狗见香主子奶奶面露不悦
之色,早已吓得失魂落魄,禁不住两腿之间一片冰凉,尿了一地。秋菊看着春桃,又看了看李二狗,幸灾乐祸地说:「主人,这条狗弄脏了地面。」
  香主子奶奶闻听不禁娇声喊喝:「来人!把这两条狗罚到急园去!快拉下去!」
  几名女侍卫应声把李二狗和小童奴拖了出去。冬梅又对几个跪在旁边的狗男奴说:「快把这儿收拾干净!」
  几个狗男奴慌忙爬过来把地上残留的尿液舔得干干净净,退到一旁。香主子奶奶用手帕挡住口鼻,说道:「春儿,你们几个以后要对府里的这些狗男奴严加
管理,不能再出这样的事,听明白了吗?」
  春桃等人一齐应道:「是!」  「好了,你们去吧,我有点儿累了。」  香主子奶奶摆了摆手。「主人万安!」  春桃、夏荷、秋菊一齐退了出去。
  安钱儿和几个狗男奴爬着跟在春桃姑娘的身后,走到一处僻静地方,安钱儿向前紧爬几步,跪直身子,双手抱住春桃的大腿,眼中含泪的说:「干奶奶,求
求您救救我二叔吧,急园是个什么地方啊?我二叔会不会受很多的苦呀?」
  春桃姑娘低头看着跪在她脚前的安钱儿,英俊的脸上挂满泪珠,心中不免几分怜意,她叹了口气,说:「那种地方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
  「啊!干奶奶那您快把我二叔救回来呀,我和二叔一定尽心尽力的侍候您!」  安钱儿着急地说。春桃姑娘无奈地摇摇头:「主人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
  安钱儿仰脸望着他漂亮的女主子,又说:「干奶奶您带我去看看我二叔吧。」
  「那好吧,」
  春桃姑娘用手指点了点安钱儿的脑门,笑着说:「你这条小狗崽子,真是个难缠的东西!」
  春桃姑娘带着安钱儿和几个狗男奴穿过天香府的后花园,来到一处紫罗藤挂满墙壁的屋前。春桃姑娘止住脚步,转身向安钱儿招招手。安钱儿急忙跪爬到他
女主子的脚前,仰脸问道:「干奶奶,到了吗?」
  春桃姑娘点点头,说:「崽啊,我先回去,你自己进去吧,要小心一点儿!」  「谢干奶奶!谢干奶奶!」  安钱儿趴在地上给他的女主子磕了几个响头。「你留在这儿等他。」

  春桃姑娘指着其中的一个狗男奴说道,狗男奴应声「汪!汪!」  地叫了两下。春桃姑娘这才牵着另外几个狗男奴转身回去。
  安钱儿抬头一看,屋匾上用蓝漆涂着两个大字:急园。他爬上台阶,用头顶开屋门,慢慢地爬了进去。来到屋里四下一看:屋里刷的四白落地,收拾的挺干
净。屋角跪伏着一个男奴,背上驮着一顶青铜香炉,使屋内弥漫着一股清香之气。还有一个英俊的男奴跪趴在香炉旁边,把屁股撅得高高的,他的肛门里插着一
根粗大的朱红洋蜡。安钱儿认出他是偷珠子的小童奴,现在是这里的灯奴了。靠西窗一侧排开四个一米左右深的方坑,每个坑里露着一个男奴的头,眼睛上蒙着
眼罩。还有两个男奴低头跪在墙边,嘴里叼着白布。安钱儿爬着转了一圈也没找着李二狗,不免有些焦急,低声喊道:「二叔,你在哪啊?」
  「谁?是钱儿吗?」  最左边的一个蒙着恨罩的男奴回答道。「是我!」  安钱儿急忙爬过去,说:「我来看你来了。」
  李二狗一听,吓的大叫:「钱儿呀,你快走,这里是不准别的男奴进来的。」  安钱问道:「这是什么地方呀?为什么把你的眼睛住?」
  李二狗声音哽咽着说:「这里是女主子们方便的地方!女主子们在方便的时候,下贱的男奴们是不能看的,所以蒙着眼。」
  安钱儿探身往坑里看了看,只见李二狗光着屁股跪在坑的中间,双手和双脚都被铁链锁住,动弹不得。「我小心谨慎侍候女主子们这么多年,谁知到最后还
是个厕奴。我的命好苦啊!」
  李二狗哭着说道。  安钱儿刚要说话,只听见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李二狗急忙说道:「钱儿,你快躲起来!」
  安钱儿迅速的的躲到香炉后面。屋门一开,安钱儿看见貌美如花的夏荷、秋菊两位姑娘走了进来。夏荷姑娘走到坑边站定,笑嘻嘻地问:「新来的厕奴在哪
儿?」
  李二狗听见,哭着说道:「夏主子!您饶了二狗吧,二狗知道错了!」
  夏荷姑娘冷笑着说:「你这条下贱的奴狗!你以为我春姐姐宠着你你就可以这么没规矩!你在你的春主子面前说了我们多少坏话呀!」
  秋菊姑娘在一旁说道:「姐姐,你跟一个吃屎的厕奴说那么多干什么!你快点吧,方便完了还得去办事呢!」
  夏荷姑娘这才走到李二狗的头顶,蹲下身子,裉去粉红小裤,露出白皙丰腴的臀部。「怎么?又忘了规矩了?」
  夏荷冷冷的问道。「请主子赏圣水!请主子赏香便!」
  李二狗张开大嘴,话音未落,夏荷姑娘的一股热乎乎的圣水浇到他的嘴里,紧接着,一根柔软细长的香便荡悠悠地也落在他嘴里。李二狗在嘴里嚼咀着,最
后慢慢的咽下。「行了,舒服多了!」
  夏荷姑娘笑嘻嘻的对秋菊姑娘说道。李二狗用舌尖将夏荷姑娘的臀部里里外外清洗干净,最后又高声喊道:「谢主子赏!谢主子赏!」
  夏荷姑娘站起身,笑着对秋菊姑娘说道:「妹妹不方便方便吗?」 秋菊姑娘也笑着说:「我没姐姐那么多事,」
  然后又转过脸来,对跪在墙边叼着白布的男奴正色说道:「把这儿收拾了!」
  两个男奴急忙爬过来,用嘴把坑边的污迹舔食干净。

人已赞赏
街拍诱惑

美脚丝袜交文章|被姐姐们调教

2020-9-4 1:58:56

街拍诱惑

恋足俱乐部|女王女女调教经历

2020-9-6 2:30:1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