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美丝袜脚尖小说|被女王调教的经历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作者:不详
字数:1万

  炎热的夏天,让人觉得浑身不爽。走在大街上几步就冒汗,良边走边看过往的车辆,真是羡慕坐在车里的人,有空调吹着多凉爽,别想了,我这刚毕业的中
专生何时有车坐呢,现在还差二个小时去应聘处,就等不急了赶去守侯,能不能聘上还两说着呢。良边走边擦汗,边走边看两边,只见一乳白色的小丰田车开过
去,良想这开车的人一定是女的,这车太秀气太闺了,开这车的人肯定是有钱女人,不是富婆,就是哪个老板的情妇。
  良两眼盯着这小丰田车慢慢向前开,这车就在前面的大饭店停住,片刻,从车的前门先伸出一支红色的高跟鞋落地。良走几步也走到这车门旁,只见一穿乳
白色裙子的女人出来,巧的很,女人先伸出脚穿的细高跟插入带圆眼的地砖里,只见女人身子一倾就要倒下去,良下意识的扶女人一把,女人拎包的手也顺势搭
在良的臂上,女人没摔着,可脚上的鞋却插在地砖眼里。女人脸红了,松开良的手,却单鸡独立站着,看插入地砖的高跟鞋。良什么也没想,就弯腰把高跟鞋从
地砖上拔出放在女人面前说,没坏。女人伸脚穿上鞋,连谢谢的话也没说,就直奔饭店。
  良盯着女人背影,想,妈的,这漂亮的女人连句谢谢的话也不说,把我当什么了,就想大骂一声,又一想,她可能不好意思了,骂声没出口,就往前走了。
  应聘的公司的地址到了,可还没到应聘时间,良就在公司的大厅沙发坐下闭眼背诵应聘的回话。良觉得时间过的真慢,好容盼到应聘时间,就进了指定的应
聘室,室内已有了几个应聘者。
  良心里更没底,我这中专生能行吗,当初不为了早点出家门挣钱念个普通大本也不致于现在为是个中专生担心受怕。
  应聘的考官出来,让良大吃一惊的是,考官是两个年青的女人,一女人真是良为其拣鞋的哪女人,良想,不会吧,那也太巧合了。
  两女人坐下,巡视几个应聘者,哪女人说,把材料放着你们出去等侯,叫进来再进来。
  良把材料放在女人面前出去,直到最后一个才让良进去。  良胆突不安的进去,站在女人面前。  一女人对哪女人说,影总,这是最后一个。
  良这才知女人叫影,还是老总。  只听影说,兰你问。  叫兰的女人说,是。
  良的脑袋里有点乱,背诵的词句都忘了,低头回答时,前言不搭后语。
  良空空的脑子,猛听到地板上卟通一声,惊醒良,良忙抬头看看,见影总翘脚上的红色高跟鞋掉在地上。
  影总用翘着的脚尖点点,慢声说,它又掉了。
  良一听,反应急快的说,我为你拣,说着走两步蹲下把这支鞋拣起轻轻放在影脚下,就站起来看着影。
  影又翘翘脚尖说,做完了?  良迟疑一下说,我给您穿上,说着就跪下为影穿上。  兰笑着说,影总,这中专生反应挺快的吗。
  影也笑了,哼,反映不快,我能要一个中专生。兰,收下他先当文书,另几个以后再说。你安排他一下。
  兰说是。  良不安的心落了地,真是巧合,好在当时没骂出声,否则也就没今天的上岗了。
  二、降为勤务工
  你这个笨蛋,除了会拣鞋,你还会干什么?这点广告词都写不好。你给我说说,你到底会干什么?兰对低头站在面前的良大声斥喝。
  影总召你,就是让你拣鞋吗?说话呀?  良支悟不敢正眼看兰。
  兰站起来,手拿一书夹对着良的头打几个说,真笨,去把鞋柜的鞋都擦干净了,有一支鞋擦不干净,你明天就不要来了,给我走人。
  一叫玉的女人从办公桌起身走到兰旁边说,兰主管,公司只召一个男的还是中专生专擦皮鞋来了,那我们几个姐妹可省事了。
  兰说,那检查他擦干净不干净的事就有你负责。  玉忙说,谢谢主管,小妹有权了。  玉叉手转身对良说,小阿良过来,姐监督你擦。
  良跟着玉走到门旁放鞋的柜子旁,玉说,从上往下取着擦,又移一椅子坐下。
  良忙取下鞋柜最上面的鞋,良知这是兰主管的。从放鞋的位置就知该鞋的主人在公司的地位。
  良跪下一一把鞋柜的鞋擦干净,摆好,抬头看看玉。  玉用翘着脚踩良的后背说,把那双白色的用嘴再舔一遍。
  兰大声说,白色鞋是玉的,你行使特权了。
  玉说,对,有权不使过期做废,那天这小子成了影总专业擦鞋的,小妹们还用不上他了。
  兰说,别乱说,影总的鞋是每几天都换新的,用着这个笨蛋。
  玉说那可不一定,兰主管你看这小子长的还特帅呢,影总动心了,要不怎收个中专生。
  兰说,中专生怎么啦,他听活,会来事,公司不正需这样的男仔吗,姐妹们我说的对吧,再说,都是女人也缺点异味,影总不是关心我们吗,要来个大本以
上的男仔没几天不被你们谁吞了,我还不知道你们的鬼心眼。
  玉一听有点火气,伸手打良的脑袋一下说,快点舔,妈的,姐妹们各各亮丽还愁没有男仔追。  良忙舔这双白色高跟鞋。
 一会影进了,见良跪着舔鞋就问,又得罪那个姐妹啦,受这个罚?  玉忙站起来说,他写的广告词让人家退回来了,害的姐妹们又重搞。
  影说,那应该罚,玉,等他擦完了让他到我为公室。  玉说,是,见影离开了又说,兰主管我没说错吧,这小子成了影总的专利品了。
  兰笑了,那有什么,说明这小子有福份。
  玉用脚踢踢良说,去吧,小子,影总召你呢,你听着,别看影总喜欢你,你要是敢在姐妹们耍横,姐妹的吐沫会淹死你的。
  良没敢搭话,忙爬起来去见影总。  良进了影总办公室,见影坐在沙发上就快走几步站她面前。  影跷起一支腿看看良说,你跪下。
  良忙跪下。  影用跷着的脚抬起良的下巴说,你不能得罪公司这几个女人,公司的广告生意还值她们去做,她们各各是能人。你听明白了吗?
  良说,是,听明白了。  影又说,我看你挺忠诚,我才收你这个中专生,所以你要听话。
  良忙说,谢谢影总的恩惠,我会听话的。  影说,公司里工作你还得适应一段,你先做勤务工作,工薪我给你一倍。
  良忙说,谢谢影总。  你出去吧,让兰主管给你再具体分配一下。  是,良起身出去。
  影总虽给良提了工薪,可他并不高兴,他知这勤务工在这里不好做,几个亮女不好侍候。可暂时又没别的工干,先委屈一下以后再说。
  良低头来到兰面前说,主管,影总让你重新给我分配一工作。  兰跷着腿把转椅转过来问,分配什么工作?
  勤务工作。
  玉一听,走过来大声说,姐妹们,还是影总照顾我们,给我们找个勤务工。帅哥,什么勤务工,就是让你侍侯我们姐妹。勤务工,还是挺好听的词吗。
  兰抖动着腿说,玉说的对,什么勤务工,就是让你侍侯我们几个,去跪在门口写个工作计划交给我。
  良说,我,我不知怎么写。  玉说,小子,不会,过来,让姐教你写。
  兰说,对,去,跟玉姐请教,怎么侍候人,她有经验,她的男友个个被她训服贴了。
  坐在最前面桌上女人笑着回答,玉是有招,把她的男友都训服到日本去深照了。
  玉双手叉着腰说,你看笑我?怎么的,本小姐玩腻他们了。想侍候我,他们还不够挡次呢。
  兰接上话说,这勤务工长的够档次,你可不要虐待他,他可是影总特招的。  玉说,特招怎么的,就因为是特招才要教训他眼晴不要向上看。
  兰说,要看什么,看你的玉脚还是看你黑森林。  玉挺挺脖子说,看黑森林怎么的,我还要他进去呢。
  兰大声说,那我们就都有好戏可看的了。得,姐成全你,还由你管他,不过我可提醒你,管得不要过头呀。
  一女人尖声喊到:兰姐你可真象着玉呀。
  兰站起来背着手走几步说:不服气?好哇,你们谁把男人训的跪着为你们服过务,嗯,谁把自已的男友送到外国去学习,怎么没人回答。黄嘴鸭的毛还没退
还想管男人。
  玉笑了:兰姐,多招几个男的吗,姐妹们清一色也没情调呀,你没看妹妹眼里都喷火吗。  兰笑到说:多招几个,那公司不用办了,天天看男人围着你们裙子转呀。
  另一女人小声说:现在就没男人围着我们裙子转了,小看我们了。  兰大声说:那我知道,否则你们的广告也拉不到。但哪是公司外的事,我们不管。
  玉发话:在外我们是公主,在公司内也要当公主吗,没男人给谁当公主,我提议:可多招几个男帅哥当勤务工奖励多拉到广告的姐妹吗,省得花时间打扫卫
吗。
  兰笑到:打扫什卫生,你还需要到公司打扫,早有男人给你打扫完了。
  另一女插话到:玉说的对吗,在公司外谁给打扫是个人事,再公司打扫意义不一样吗。
  兰说:都骚疯了吧,行了,我跟影总提提,都工作吧。  玉起身走到良面前用手指勾勾说:起来吧,玉姐教你写计划。
  兰笑问:你要他到哪写  玉说:不打搅你们工作,到我的休息室写。  另一女的笑到:大白天的,可别搞颠倒了。
  玉说:哪样写出你们才满意吗。  玉带着良去了她的卧室。
  三、工作计划
  玉的卧室不大,是两人一间,这是公司就近租的。室内的设施很简单,连个沙发都没有,只有两张梳状台,女人的化状品衣服不少,两个鞋柜摆满个式个祥
的鞋。玉躺在床上看看站在地中央的良说:你可真有福气,今后你要自由进入姐妹的闺房了。又指指梳妆台前的登子说:坐吧,写计划吧。
  良坐下,苦笑说:我真的不会写。  玉起身把良的头按在桌上说:中专生计划不会写?
  良忙说:会写,可不知写怎么侍候你们吗。  不会写,不会写,你怎么会帮影总穿鞋?  良回答:哪不是偶然碰到了吗。
  玉放下手又躺在床上说:现在不是偶然了,是立规矩。  良笑了说:几个姐姐的鞋我一个也帮不来穿呀。
  玉把脚放在桌上说:想的挺美的,从擦鞋开始写。  良的眼晴盯着脸前玉的脚,看几眼把脸前移移说:你的脚趾真好看。
  玉把脚踩着他的头说:半天屁个字没写出来,看姑奶奶的脚趾头到看出结果来了,快写。
  良低头写,写什么,乱写吧,让她再改。
  良把写的计划交给玉,玉笑着骂倒:真贱,还想为姐妹洗脚,哪洗脚水你喝不喝?
  良说:让喝就喝吗,有什么办法。  玉说:加几条,姐妹有气了,需拿你泄泄气。
  良忙说:那怎么行,我只是个勤杂工,不是泄气桶,再有姐妹们有什么气可泄的吗?
  玉冷笑到:气多了,姐妹们为多拉到广告得受男人多少欺辱,哼,男人都是色鬼,写上你要当好泄气桶这一条  良只好写上。
  玉在床上打了个哈吹说:来,帮我按摩脚,今天省得到按足屋了,真是,不按摩脚我睡的不香。
  良一听忙说:这一条不加计划里吧。  玉说:那来的废话,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等我睡着了把鞋柜的鞋擦干净。
  良一听,按摩吧,这是什么事吗,为女老总拣个鞋就招个这么个工作。
  良尽心的按,看着玉双眼紧闭,就看她的脚,这双脚确实的美,白皙肤色配个圆润平滑细嫩的脚趾让良的手感到爽,真是女人的细腰白嫩的脚让男人侧目。
又抬头看看鞋柜中的鞋;真是女人鞋行业经久不衰,连李敖女儿都向世人展示她的2oo鞋,更别说马科斯夫人的为什么穿三千只鞋了。女人的脚是女人的下脸呀。
  良抽手把鞋柜的鞋也擦净,这费不什么劲,本来也是干净的,且大部分是新鞋,只是鞋内散发的气味让良说不出的感受,皮革味加上肉香,尤其是两双鞋中
放着的肉丝袜更是让他回味,他叼在嘴上闻,见玉睡的正香,就叼着丝袜跪爬床边取下丝袜低头又闻玉的脚趾,感到丝袜的味道比玉的脚趾气味还好闻,就又把
丝袜叼在嘴上,这时玉醒了看见他嘴上叼着丝袜就说:挺主动的吗,增加一条闻臭袜子,姐妹的内裤更有味,要不要也增加上去,越说贱,你越贱了。
  良忙从嘴上取丝袜,脸也红了。
  玉起身说:给我穿鞋。良跪爬一步为她穿上高跟鞋。玉伸手抬起他的下巴朝他脸上吐口痰说:你接受的很快,影总招聘你是招对了,走,回公司向姐妹汇报
,不,把你交给影总吧,她最需要你了。
  四、影的随从
  听玉说你叼她的丝袜闻了?影问身边的良。良低头说:是,我一时的冲动。影望着林荫小路旁的树木,漫步走着。良手上拿着影的挎包跟着走。影仰着头,
脚上的高跟鞋鞋踩着水泥路发出清翠的声响,每一个声响都敲良的心。良想不到玉会把叼丝袜的事告诉影,这对他多不利,影总会怎么看他,他再公司还怎么干
下去。林子的小鸟在呜,良偷偷的看影,影还悬高昂着头,好象没想什么。她停住脚步,伸手说:包给我,你跪着爬跟我走。良略有差异,递过包跪下。影接过
包又慢慢走。良绕顾回四周无人,就爬着跟上。影从包里拿出烟盒抽出一支烟吸上又慢慢走。小路的转弯处走过一对挎肩的恋人,走过时直望着良,女人小声说
什么,男人大声说:这有什么,女人养的小白脸,肯定得罪哪富女人了,富女人罚他的吗。女人ヌ说什么,男人又大声说:什么,得罪你,你也要这祥罚我,你
罚我的还少吗。女人挎着男的臂快速走过。良听着不是知味,谁是养的小白脸,我得罪准了,见影没停脚步直ぬ跟着爬。刚才男人说的话影也听见,她心里再笑
,也对,我给良开支吗,还不是养他,想着把嘴里的烟头取下扔在前面说:用嘴舔吃了。良忙爬前两步把烟头吞下。影走向路旁的木橙子坐下,良爬着跪在一旁
望着影。影又抽上一支烟,看看良说:阿良,你为什么听话?良笑笑说:不知道。不知道。良忙说:影太高贵了,我,我从心里折服。
  高贵?我有钱,是公司老板,为这些?  不,不,也不知为什么见了你我就想听你的话。  什么女人的话都听?  不是。  那为什么舔叼玉的丝袜?
  我,我,  良不知怎么回答才是。  影笑问:对女人的崇拜?  良摇摇头。  影翘起二朗腿,吸口烟说:男人都是你这么贱就好了。
  良忙说;对崇拜的人不能说贱。
  哪也对,你刚出校门不懂社会,崇拜是有条件的,我不是老总你崇拜我什么,一句话,有钱使鬼推磨。
  哪也不一定,影总没钱,凭你长的美丽也一样有人崇拜你的。
  影说:有可能,可崇拜的不会长久的,你们男人我早透了,得陇望楚,只有有了钱,才能被久远的崇拜。  良不语,他听出影总的话语中有隐私,他没敢问,也不想问。

  影见良不语,扔到嘴上的烟头,良爬去想取,影却伸出手拉起他的下巴嘴贴上她的嘴紧紧亲吻,良被她亲的喘不出气了,一会影把口中的痰都吐他在的嘴中
。并笑着问:比玉的丝袜的味道如何?良笑着咽下痰说:好闻。影也笑了:你男人真怪,女人身上的东西都ぬ味。良也笑了说:也不是。影说:有什么不是?良
笑不语。影加紧问:快说。良说:女人的屁与屎呗。影哈哈笑说:你闻过屁吃过屎?良摇摇头。影又抽一支烟说:你说错了,你要真崇拜一个女人呀她的东西什
么都香,告诉你,哪时男人管女人屁叫香气,尿叫圣水,口水叫玉液,屎叫黄金呢。
  良听的好奇,小声说:哪变态吧。影说:谁说的清楚,越是自视傲的男人越是这样。
  良忙问:不会吧?不信?我打个电话就可叫一个局长来吃吃。良忙说:我信,我信,别叫了,来了哪有多难堪。
  哈哈,影笑倒,难堪什么,叫他来是给他的面子,这样男人就是找抽型的,不抽他他们难受。良忙问:女人爱抽人发泄,愿不玉还让我当姐姐们的发泄桶呢。
  影又伸手抬起良的下巴说:玉说的,她们是需要发泄,你想每次她们拉广告时那个不受男人的欺负,她们只好忍着。良说:姐妹们都哪么漂亮,干吗还受这
个。不受,拉不来广告呀,当然,这些狗男人真入她们的石榴裙下也出不去了,这时她们的屁、尿、口水、屎呀就是香甜味美了。
  良沉思片刻说:男人不一定都这样吧。影长出一口气说:哪当然,不过有一小部分这样的男人我们不就有钱挣了吗。
  影问:你属于哪一小部分男人吗?
  良笑了:我只是个打工的,算不了哪一小部分。
  影笑了说:也是,算是另一类吧。不这,我喜欢你这一类,喜欢你这样听话的男人。
  良说:影总完成原始积累了吗,就需要我们听话的了吗。
  别说,你还懂点经济理论,还知叫原始积累。
  良说:我是中专毕业,学点皮毛。

  影说:那我招聘招对了吗,好好跟姐干,会有发展的。

人已赞赏
街拍诱惑

爱丝袜美脚文章|梦美公主的故事

2020-9-4 1:43:17

街拍诱惑

美脚丝袜交文章|被姐姐们调教

2020-9-4 1:58:5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