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恋美足|被两位女王调教吃黄金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作者:不详
字数:4千

  我叫阿文,一年前,我认识了一个女仔叫做阿诗,我和阿诗的感情发展得很快,相识一个月,我们便以发生关系,跟着便搬到她家和她同居。
  其实小弟从小就有被虐待狂,很喜欢幻想被美女用各式各样的方法来性虐待。我见和阿诗关系如此好,便大胆地将自己喜欢被虐待的怪癖告诉阿诗,起初阿
诗也有一些反感,但经我一番讲解和游说后,阿诗亦肯尝试和我玩这种游戏。这段时候是我人生最快乐的时候,每次做爱时我也会和阿诗玩女王游戏,起初因为
阿诗不懂玩,需要我指导,所以玩法全部依我,例如我想玩舔脚,阿诗便叫我舔脚,我想玩捆绑,阿诗便捆绑我。慢慢阿诗明白SM是怎么一回事,开始有自己
的玩法,有时阿诗虐待和侮辱我的方式连我自己也受不了了,但在游戏中我绝对尊重游戏规则,她是我的主人,无论她对我怎样我也要服从,但阿诗的虐待程度
越来越厉害而时间更由每次做爱发展到现在一见到我就虐待我。
  还记得有一天,阿诗下班回到家中(由于我的工作点比她近,所以她每天比我迟回到家中)阿诗坐在沙发。
  诗:阿文……不是……蠢狗过来。
  我心中有点不悦但仍是照她的话,走到她的面前,她示意我跪下,跟着她了我几记重重的耳光。
  诗:以后你的名字叫蠢狗,在我面前不野庛}走路,要象狗一样爬行,知道吗?
  我点头示意明白,又换来两记耳光。  诗:我的问题要礼貌的用口回答,还要尊称我为女王,现在完全明白了吗?
  我:完全明白了,女王。  诗:舔我的高跟鞋。  我正想低下身舔阿诗的高跟鞋面,阿诗立即用鞋底挡着我的嘴。  诗:蠢狗,舔鞋底啊。
  鞋底这样脏,我以前从未试过,我不禁在犹豫。  诗:不想舔就尽管出声吧!  我:不不,我舔!
  其实我心里真的不想,但是不敢开口说,跟着阿诗将鞋子脱去,让我拿着来舔。  诗:舔得干净点,我一会儿会检查。
  跟着阿诗便入了睡房,留下我在厅中舔鞋,我很用心的舔阿诗的鞋底,鞋底被我的口水洗刷得象被一块湿布抹过一样,跟着我把一双鞋拿入睡房打算让阿诗
检查,岂料我一进房,竟令阿诗大怒,她拿起皮鞭走过来打了我几鞭。
  诗:谁批准你进来,以后没同意不准进来,否则要受极刑,滚出去,还有把我鞋柜里十几双鞋子全部舔干净,我给你一晚时间,明早我会一起检查。
  我: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  我这两句话又换来几鞭。
  诗:你不是被虐待狂吗?你不是很喜欢受我虐待吗?最初是你叫我玩的,现在我很喜欢玩了,你不想做就滚出我的家,我随时可以找十个八个象你这样的奴
隶回来。
  结果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出厅在鞋柜取出她所有的鞋子为她舔,我一边舔一边想她为何突然变成这样,我一直舔到天亮,舔至舌头也损了才把她所有鞋子舔干
净,而阿诗也起床了,她以穿好要上班的衣服,很斯文的套装,脚穿 丝袜,她走过来检查了所有的鞋子,然后选了一双高跟鞋,穿上后不发一声就上班了,而
我也带着疲倦的身躯上班。
  从这天起,阿诗对我的虐待已不需要任何理由,也不需理会任何时间,她真的变成了主人,而我就成了奴隶,我曾经要求阿诗只在做爱时才玩这种游戏,但
换来只是(不喜欢就滚)这五个字。但我不想离开阿诗只好继续忍受虐待,过着地狱般的生活。每一天放工,我便要立刻回家(阿诗会打电话回家查看)我要做
好所有家务,还要用手为她洗内衣裤,洗丝袜,而阿诗则经常去逛街,很晚才会回来,我一方面很想她早点回来,但又怕了她一回来便对我施的虐待。
  每当阿诗差不多到家时,她便会用手提电话打回家,听一下便会收线,这是暗号示意她将回到家,我要脱光衣服,只准穿内裤。自行戴上狗链,还要戴上皮
面罩,跪在大门后等她回来,她一入屋我便要爬到她的脚前像狗一样疯狂舔她的鞋子作为敬礼,跟着她便如拖狗般,拖着我入厅,我要为她脱鞋,脱丝袜,跟着
要刷牙,然后为她按摩双足,因为是要用口为她按摩,所以要刷牙,她训练我舔脚也要舔的有技巧。先用舌头舔便她的脚底三次,再用舌头舔她的每个脚趾缝,
跟着逐跟逐跟脚趾吸啜,再舔她的每只脚指甲,每个礼拜要为她修剪脚指甲一次,剪出来的脚指甲碎当然要我吃掉。如果她心情好便将我用狗链锁在一旁,我只
要舔清洁她当天穿的高跟鞋便可睡觉,如果她心情不好或我舔得她的脚不舒服的话,我有难了。她有无数的方法惩罚我,例如把我捆在大狗笼里,还要我吃狗粮。
  又或要我做马给她骑,一路跑一路被她鞭打。又或她会照日本捆绑女性杂志的方法来捆绑我,什么单脚吊,倒吊,龟甲绑等等,还要用即影即有相机拍照,
次次就这样绑足一整晚,第二天早上才放我去上班。 另一种方法是把我下体的毛剃去,还要用针筒在我肛门灌水浣肠,更着就用自慰器塞我的口或肛门。 如
果他心情真的不好,她会把我吊起,用各式各样的皮鞭来鞭打,例如有一条长皮鞭(最痛是这种)马鞭,拍鞭,九尾鞭(最响但不太痛)每次总要鞭上几十鞭以
上她才收手,跟着还要在伤口上滴热蜡,但已比被她拳打脚踢好,因拳打脚踢会内伤。我还有一项任务就是做她的厕所,她的鼻涕,口水痰和想小便时就会用我
,叫我张开口吞下她的排泄物做她的厕所。
  本来她怎样虐待我,我也心甘情愿,谁叫是我教她玩,但有一天,我终于明白她为何突然变成这样。有一天,她坐在沙发谈电话,她把拖鞋摇离脚,我知她
是要我舔她的脚,我于是爬向她的脚边为她舔脚,我一边舔她就一边笑。
  诗:这狗舔我的脚趾(我猜想是她朋友问她为什么笑)诗:你真想看看?(这句话令我很害怕,但我又不感问阿诗)跟着阿诗收线,在SM用具的抽屉取出
一个只露出口部的面罩罩着我的头,再用手铐反锁我的手,再用狗链将我锁在一旁。
  诗:我出去一会,乖乖在这里等我。  我:知道了,女王。  诗:乖,回来让你啜脚趾。
  过了两小时,我听见开门声,我知道阿诗回来,跟着我的颈部的狗链被扯动。
  诗:狗儿,过来。  我被她扯向沙发位置。  诗:张开口,啜脚趾。
  我于是张开口,有一只脚拇趾塞进我的口,我开始用口吸啜,而她则将她的脚趾一进一出如同玩弄我的口一样,过五分钟后换了另一只脚,我继续吸啜她另
一只脚母趾。
  诗:停一停,脱去面罩在继续啜!我感到有人正在脱我的面罩,当我的面罩脱去,我发现在我面前我一直为她啜脚趾的不是阿诗,是另一个女孩,样貌很漂
亮的女孩子。
  诗:蠢狗,她的名字叫珊珊,她以后也是你的主人。  珊:蠢狗,你连主人的脚也分辨不出,你叫我们怎样处罚你。  珊:诗,你不是说他连尿也喝得下吗,就罚她喝我们的尿。  诗:好,我到厨房取汤碗来。

  珊:你知道阿诗为什会对你这样吗?……是我教她的,……我和她搞上了同性恋,但阿诗不忍直接向你说分手,我就教她这样对你,希望你知难而退,但想
不到你犯贱到这种地步,赖死也不走,但有我在你不可能再忍受得了,我今天会要你吃屎,不想吃屎就快快滚!
  我的心有如刀割,比受任何酷刑更难受,这时阿诗拿着一汤碗过来,阿诗装做若无其事,她们轮流小便在汤碗,足有大半碗。
  诗喝到:喝,一滴也不准浪费!  于是我把她们的尿喝下肚。  珊:我想去大便,不如要蠢狗吃屎!  诗:我未试过让他吃屎,不过倒想看看。
  珊珊在厨房取出一只碟子出来,在碟子上屙了一些大便。  珊:慢慢享用,一会儿我们会检查你是否吃干净。
  跟着阿诗和珊珊就入了睡房,不时传出一些淫笑声,呻吟声,我当然明白她们在做什么事情,屎我没有吃,这次我输给了珊珊,我选择退出,我拿了一些重
要的东西就黯然离开了……

人已赞赏
街拍诱惑

恋足小说女主小说全集|高中时期我的女王同桌

2020-9-2 3:10:08

街拍诱惑

精品恋足文章|被迫成为奴的我

2020-9-2 3:18:5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