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丽丝袜美脚小说|喜欢被女王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作者:不详
字数:1万

  我是一条贱狗,我疯狂的与女人做爱,开始一个,慢慢的由几个变成了几十个和我一起群交,我最享受的就是那一刻被女人们粗暴轮已屏蔽和虐待的快美刺
激。后来喜欢上了SM发展到虐恋,便爱上了羞辱,鞭打,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找了S来不断的对我进行升级调教,由刚开始的喜欢被主人叫为贱狗,畜生之类
的。使用各种调教工具把我调教成现真正的贱狗,也让我认识到自己真的像狗一样贱。
  见到主人我就欣喜的跪在她面前,请求主人对我进行新的更深的调教。看见绳子我就想让主人绑着我,用皮带抽打我。在挣扎中体会着另类的快乐。鞭由轻
度到重度。为主人添脚、添鞋,我愿为我的主人做一切。主人的圣水里带着她的体味,让我沉醉。跪在主人的面前,张开嘴,接中住主人的圣水。
  慢慢的,这些已不再让我感到刺激。主人要给我穿刺、舌头、嘴唇、乳头、脚耻。个个曾经都让我痛不欲生,但又让我欲仙欲死。各种花样的束缚捆绑、骑
木马、电击的爽快曾让我猛射阳精。
  有一次我参加了主人举办的一个隐密的SM聚会,参加聚会的大多是和我一样的M,女士们都是S居多,聚会必然少不了我们的主题游戏,那就是挑选出几
个漂亮的男M进行绞杀,被挑选出的M按照要求脱光了所有衣服走上绞架,将他们的颈脖套入绞索之中,在主人的一声开始的口令中,美女们同时抽去了M脚下
的板凳,M在吊杠上面尽情的挣扎着,脖子上面的套绳深深的陷入他们的肉里,他们睁着清澈的双眼,微微的张着嘴,轻轻抽搐着的身体。大多数的M被吊住1
0分钟后就死了,但为了让这些M死得更彻底,死后也会在上面要吊2个小时。目的就是让其它将要被绞杀的M明白,一旦被押上绞架,是没有可能活着下来的
可能。就算死了也得吊上2个小时。
  主人这样做后,每次要绞杀男孩子时,他们大都都吓得双腿发软,哭着哀求,有的男孩却淫水横流神情迷乱。但主人从来也不会手软的,她喜欢看着男孩子
瑟瑟发抖的身体,加上无助的哭泣,有个词叫翩若惊鸿,用来形容此时的男孩子们太恰当了。
  被绞杀的男孩肉体不会被浪费。体形好的是要被剥皮的,主人用剔骨刀把男孩子的胸腩,后背上的面肉大块大块的扒下来。男孩子被剃出来的排骨也被分成
一根根的,整齐的排列着。男孩子的肉从身体上扒了下来后,运送到这家酒店的高级餐厅,用来招待一些贵妇人以及特定爱好的人。有一些食客还专们来挑选男
孩子,那些身体壮实,性感,皮肤细嫩的男孩子,他们的肉体也是很抢手的。主人为了让这些男孩子个个都能个好价钱,每天都让这些男孩子健身,美体。让他
们看起来肌肉丰满,客人们一看就有食欲,当然价格也是相当昂贵。
  这些男孩子的肉体都是为贵妇人和富家小姐准备的。她们吃腻了各种山珍海味,花上个几十万,上百万元海吃一顿用性感男孩子做成的美味佳肴是非常乐意
的,而且时下社会上有一种说法就是每吃上一个畜人延年益寿5—10年,美容滋阴就更不必说了。男孩子的排骨被大火熬制着,熬制时发出的香气叫人垂涎三
尺。随着骨头里面的精华被慢慢的熬出来,锅里的汤也惭惭的变为乳白色,而且越熬越浓。这些汤可以加上其它补药一块再煮,可以做成具有各类功效的补品。
也可以做为火锅的底,可以烫食青菜,海鲜等。主人房间里,点着一盏古老的油灯。每一个被宰杀的男孩子,他们肉体脂肪多的部分(有时取肚子上面的肥肉和
腹腔里的油脂)都会被主人取下一部分榨油,这些油就是这盏灯的燃料。旁边的灯罩是用男孩子的剥下的皮做成的,主人把男孩子皮经过防腐处理,最后风干,
这样就做成了。
  有7,8个童男,全是主人精心挑的,个个乖巧,听话。他们都是主人训练过很多年的。这些人为主人做饭,穿衣。偶而也帮主人调教其它的男畜。卫生间
里两个正在接受厕奴调教的男畜正恭敬的跪在地上着主人赐给他们黄金圣水。他们的双手,双脚都被铁链栓着。主人马桶也是特制的,马桶的底部不是通向下水
道,而是被接了一根管子,而管子的另一端接在了男M的嘴里。而男M的嘴先用一个铁夹型的扩张器张开,再把这根管子伸进男M近喉咙的地方,这样女男只能
配合着主人拉尿和屎的速度,进行吞咽,不会吐。最后用胶带固定好男M的嘴巴,这样男孩子的嘴时时刻刻都是张大了嘴,等着主人的屎尿。主人只要在马桶里
拉尿和屎,这些屎和尿就会顺着管子流进男M的喉咙里。并且女男能清晰的感觉到主人尿和屎,只能流得进去,不可能吐得出来,只能静静的享受着。最后连冲
厕水都被男M喝了下去。男M要连续一个星期不吃任何东西也不能喝任何的水,只能吞主人的尿和屎以及冲厕水。
  我有一个弟弟,长得特别可爱,三天前因主人家里来了几位尊贵客人,主人当着客人和我们所有仆人的面,现场宰杀了他,用我弟弟的肉招待了她们,吃剩
下的肉被放在冰柜里保存,弟弟无血的的双腿,被整齐的放在冰柜之中。洁白如雪,细腻入水。我取出弟弟的一条腿出来,我准备做成菜,这是主人的菜肴。弟
弟的脚很小巧,也很白。我细细的清洗着弟弟的脚,这条腿。
  弟弟的肉很细嫩,入口即化,奇香无比。主人用餐后便用铁链栓把我栓在一卫生间里,灯一关,主人把门关上,卫生间里黑黑的一片,主人在卫生间里放了
一台电脑,开始天天让我看各种SM调教的图片,让我幻想着自己就是图片上面的那个男奴。后来又是一些调教的片子,在这黑暗的卫生间里,我尽情的幻想着
,被主人虐着的快乐。想像着自已就是片子里的男奴,后来是许多吊杀男孩子的电影,看着他们被反绑着双手,在吊杠上面踢着腿,我就无比的兴奋。想着如果
吊在上面是我自己,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反应,如果被吊在上面高潮,那是多么能体现我的淫贱啊。
  后来又放许多解剖男人的电影,一具一具敦实的男尸被刀轻轻一划就开了膛,他们却一动不动的享受着,刀轻轻的在身体内挥动了几下,腹腔内的东西被全
提出来,先割掉腹肌,再剔除胸骨上面的肉后,身体就像是一个骷髅,又拿来大钳子,把两边的胸骨钳断,从身体取下来。敦实的男尸整个身体的内部全部显露
在外面,肝脏,心脏,肺被取了出来。身体被掏空后,又用刀切开头骨,掏出大脑。看得我是浑身发抖,刺激又兴奋,下身的也湿漉漉的。想不到人是这么的脆
弱,又想如果自己是那具男尸,被那样解剖,那是多么的刺激啊。从此开始我就常常幻想自己是那具男尸。接着主人又给我看了一些男孩子被砍头的片子,男孩子的头被砍下来后,还在兴奋的眨着眼睛,失去头的身体却兴奋的抽搐着,大腿来回的踢动,大腿之间的小鸡鸡流出淸色的口水,浑身也是抽搐中不停的抖动。男孩子的身体达到了剧烈的高潮。
  我很想要这种高潮,想被那些男孩子一样体会那剧烈的高潮。接着是肢解活体的男孩子,男孩子痛苦,但很兴奋。我被征服了,我想体会由死兴奋。我一边
又一边的看,细细的体会着每一细节。接着是烧烤男尸,一个年轻男孩子先被倒吊着割喉,让干血放干。接着用刀把男尸的肚子划开,掏空其内脏,用铁杵从肛
门穿入,穿过整个肉体,一直从嘴里穿出。一条近3米长的铁杵,男尸被穿在了中间,两端分别有半米来长。接着把男尸双脚固定在从肛门穿出铁杵上,又把男
尸双手提起固定在从男尸嘴里穿出的铁杵上。这时男尸就像肉串一样被串在铁杵上面。他们抬起铁杵,男尸就稳稳地依附在铁杵上面,被抬了起来。她们把男尸
放在准备好的支架上面开始进行烧烤。一会儿离火近的地方渗出油来。
  她们拿了一些调料放入了男尸的身体内,边烤边转动着男尸,让其前后均匀。从早上一直烤到晚上,男尸由洁白变为金黄,男尸肉体的香味变得浓郁诱人,
她们都陶醉了。我情不自禁的看着自己性感壮实的身体,心想像我这么好的肉如果真的烹食的话,味道一定很好。人的肉当然可比猪、狗的肉鲜嫩很多,吃起来
一定是入口既化。那是何等的美味啊。等到老了,肉质也差了,比猪肉、狗肉还不如。何不趁现在年轻、肉质细嫩的时候绽放他们全部的美呢,如果等到老了自
已的肉比猪肉、狗肉还不如,最后老了死去,身体不是烧成灰烬也是化作泥土,那是后悔也来不及了。男奴天生拥有鲜嫩无比肉体,我们的归属应为最可口的美
味,而不是化作泥土。
  我要让我的主人把我的肉体做成美味的佳肴,让别人尝一尝,让她们知道我的肉是多么的细嫩鲜美。对了,如果让主人把当做肉畜一样的宰杀,不是能够享
受到宰杀时肉体上极至的快乐吗?那些被砍头、肢解,吊杀的男孩子,为什么我不能像他们一样呢?那些被砍头的男孩子,当他们的头被砍断的瞬间,他们会是
怎样的感觉呢?当他们的头被人提在手上,他们又是怎样的感觉呢,会痛吗?还是很兴奋,眨着眼睛又是想要表达什么呢?身体为什么会那么兴奋的抖动呢,如
果是我,我的身体也会一样的抖动吗?
  这些我都想知道,也想去尝试。那些被肢解的男孩子,当双手双腿全被切下后,他们又会有怎样的感觉?当又被人用刀划开肚皮,用手去掏自己的内脏时又
会有怎样的反应与感觉呢。如果真的被人剔骨,把肉全部扒下来,会是什么样的感觉?想着刺激,但又恐怖。然而我就是喜欢这种刺激恐怖的感觉。如自己的肉
体像猪肉一样放在砧板上面被切作肉丝会是什么样情景呢?吊杀的感觉我尝试过很多次,全身的每个细胞在窒息的挣扎中都极度的兴奋,加上适当的鞭打与抚摸
。那是我现在最爱的爱虐方式。但是不能像那些男孩子一样被吊的大小便失禁。其实我也很想试试的,不过主人说,如要吊到那种程序就救不过来了,所以一直
没有试过。所有的这些我都想要,最后肉体做成美味,还可以送给我的主人。我要体会片子里所看到一切,开膛,肢解,烧烤,主人快来帮我吧……
  我央求着主人。主人并没有马上答应我,而是天天仍然放着这些片子。她要让我更加的坚定,更加的兴奋。并指导我如何配合主人的宰杀。划开肚皮时要自
觉的把肚子挺起来,不能向后缩。扒肠子时也一样要挺起肚子。割喉时也要放松身体,不要紧张。我一天比一天看得认真,天天幻想着主人把我开膛,肢解,烧
烤。但我实在快受不了了,满脑子里全是被主人开膛,肢解,烧烤。一个月后,主人把我放了出来,准备宰杀我,我太兴奋了。我跪在主人的面前,主人拿出了
绳子,绑住我的又脚,通过杠杆,让我双腿张的大大的,倒吊起来。主人一皮鞭扫下来,啪的一声,我兴奋的大叫,我喜欢主人把我当作一块肉,我的肉体细嫩
,应该是上等的肉。营养也一定很高。让这么细嫩的肉老去,那太可惜了。用我的肉做成的菜,用我嫩骨熬成的汤,那将是世界上最丰盛的午餐。
  我是主人的一条贱狗,我应让我的主人来享用我做成的菜肴。主人把我的双手穿刺在一根铁杵上面。把铁杵固定在脑后面靠近地面的位置。这时上面的杠杆
倒吊着我张大的双腿,下面的用钢针穿刺着我的双手,像一只正要跳入水中的青蛙。主人拿起宰杀刀,在我的胸部拍了两下。我马上用力把肚子挺了起来,她用
刀顶住耻骨,我知道主人要开始给我开膛了。想不到自己天天幻想的事情现在要变成真的了。我显得又兴奋又害怕,身体也开始发微微发抖。一个有着细腻肌肤
的男孩子居然要像猪一样的被人宰杀,供人食用,难道这就是命吗?我不能就这样死掉,我有些后悔,想挣扎。但是已来不及了,自己被主人吊好了,现在已是
砧板上的鱼肉,后悔也没有用了。
  为什么那么多的男孩子能奉献自己的肉体,为什么我不行呢?这不是我天天都想的吗?主人是在帮我实现自己想做而又不敢做的事。自己这么好的肉,早晚
也要给奉献给主人。现在和以后又有什么区别呢?早晚都是要面对的,不如现在肉质还更好,再说一切都已准备好了。自己可不能后退啊。正在我犹豫之时,主
人用力的割了下去,雪白的肚皮马上张开了一个大口子,血也涌了出来。主人沿着人体的中间线,顺着肚子一路剖了下来,我的肌肤在钢刀面前显得那么脆弱,
肚皮如纸片一样豪不费力的划开了,刀直到胸口才停下来。打开的皮肤马上向外翻起,露出谈黄色的脂肪,鲜红色的肌肉。像是打开了一个新鲜的水果,果汁香
浓。又像打开了一个精美的礼盒,里面的礼物全部显现出来。不错,那是我为主人准备的。肠子已有一些迫不急待从身体飞奔出来去迎接主人。
  我用力的绷紧身体,让自己的肠子不要掉下来。但这一切都没有用了。这种强烈的刺激,让我全身一抖,从鸡鸡里射出了精来,我达到了极度的高潮。主人
用钩子钩住肚子上的大口子,向两边拉开。肚子里面的所有东西尽收主人的眼底。主人用手伸进我的身体里,我感到害怕,又很刺激。但又很无助,眼泪也掉了
下来,她抓住我肠子,轻轻一扒,全掉进了地上的盆子里。它带着我的体温,还冒着热气。主人上从胃处割断,下从肛门处割断,再割断与身体其它的一些连接
。大肠小肠等被全部提了起来。这时腹腔里空空的,像是被什么东西吸住了一样,向内陷。主人看到我鸡鸡上面淸色的黏液,知道了现在正兴奋着。她于是对我
的性器官又有很大的兴趣,说,「真是一条又贱又骚的贱狗,被开膛还能这么兴奋。」
  她用刀开始割我的鸡鸡,那可是我全身最嫩的地方,主人从我长阴毛的地方开始剥,每割一刀,我就忍不住呻吟一声,鸡鸡周围的血管,神经都人耻骨上一
点一点的被剥离,接下向上剥到肛门,主人小心的用刀割开肌肉的连接,慢慢的剥离。最后鸡鸡被完整的挖了出来,我的一套完整的男性器官被抓在了主人手里
,而我大腿之间留下的是一个比拳头还大的肉洞。我身体内最淫贱的部分,曾被无数的女人享用过。而我也被弄得欲仙欲死。主人把它们放入了烧碱中去除骚味
。膀胱被取下后冲满气,挂在了墙上,主人是一个一个的取下来。主人手伸进我的胸腔,抚摸着我的内脏,恐惧与兴奋使我抖动的更加厉害。我绷紧两条腿,努
力的让身体收紧,但都是徒劳。主人轻轻的翻动着胸腔里的一切,让我感到浑身凉飕飕的。主人用热水冲掉我身上的血迹。
  这时的肉更加显的白嫩,十分的诱人。主人拿刀对着我的左肩关节用力的割了下去,我的肩,是那么的脆弱,一刀过去几乎都要掉了下来。主人接着又是一
刀,我的左手臂被肢解了下来,接着又取下来我的右手臂。失去手臂的束缚,身体前后像秋千一样来回的轻荡着。主人从铁杵上取下我的双臂,放在清水里泡着
。主人抓住我的已蓬乱的头发,让我的头向后仰起。我看着刀上沾染着我的血,有些恐怖。我又开始哭泣,主人喜欢我哭泣无助的样子。这是我生命里最后的时
刻,主人看着我用刀对着我的喉咙,像杀鸡一样,来回的割了几下,喉咙就彻底的断了,我能清楚的听见我的肌肤被割开的声音。血如注一样喷射到地上主人事
先准备好的盆子里,主人这时仍下刀,用手托着我的下颌,用力的抬起我的头,并用另一只手的两只手指堵塞我的鼻孔,我已无法呼吸,但还是在做最后的努力
,但没有用。

  身体被窒息的快感弄得浑身酥酥麻麻的,每一个细胞都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潮。身体兴奋的抖动,抽搐着。双腿在肉架上跳着欢快的舞蹈。当最后一次高潮来
临,我整个身体都被爽得绷了紧了,两条大腿爽得直直的,两只脚也向内伸凹,像在跳芭蕾舞一样。不到五分钟,我身体里的血全部排完了。主人拿来砍刀对着
胸骨用力的砍,一直砍到脖子。接着肝脏,心脏一个个的被取了出来,挂在我肉体这边的两个铁钩子上面。最后拿出大大的肺。这时身体已被彻底扒空了。主人
用水冲洗掉我躯壳里的积血。主人又把头割了下来。现在的肉体被倒挂着等着主人继续的分割。主人拿着刀转到肉体的背面,对着肉体的屁股中间砍了下去,他
想把肉体分成两半,我的脊柱被刀无情的劈着,每劈一刀,骨屑四飞。在重力作用下,越劈双腿分的越大,身体分得也越大。
  没一会儿,我的肉体就被从中间分成了两半,分开后的肉体各自向吊杠的两边游荡过去,还打着转。主人接着要把我的肉全部扒下来,以防变臭。后背上的
肉一块块的割了下来。两条伸得笔直的腿,诠释着在生命后的时刻,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现在被挂在被肢解的肉体上显得更加凄惨。主人用刀小心的从大
腿的中部开始切割,切口的断面平整才不会影响切下来的大腿的美观。主人细细的品味着取下来的双腿,然后把它们摆放到冰柜里。主人把我的肉体从钩子上取
了下来,放在砧板上,把骨头上面的肉剔除干净。主人用斩骨刀把我的胸骨,耻骨等其它骨头全部斩为一约5公分长的小段,装入的纸袋里,打好结放入冰柜。
  此时肉体已成为一堆碎骨和一块块的鲜肉,昔日的身影早已不见了。被主人把皮剥了下来做成了装饰品。主人开始清理我的肠子。肠子基本比较干净,但主
人还是清洗过很多次,甚至把肠子翻了一面过来,加入酒和醋又洗了许久。主人把取了大腿要部的一些肉,剁成肉泥加入到糯米中,再把我的血加进去搅拌多匀
,然后灌进我的肠子里。自己的血装进自己的肠子里,做成血肠,放入锅里去蒸。骨头被分成一小段一小段,拿来为主人熬汤。头像一个艺术品一样,被放在一
个玻璃缸里,缸里注入了主人的尿,冻成了大大的冰块,永远见证着贱狗的淫贱。

人已赞赏
街拍诱惑

美脚挑丝袜小说|表姨的美脚

2020-8-31 1:42:48

街拍诱惑

恋丝足网小说|姐姐的脚奴

2020-9-2 3:02:2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