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女王调教男奴|恋足文章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作者:阿基米德
字数:3千

  2005年以前,我的爱情生活平淡普通。就像很多适龄的男女一样,找了个门当户对,家长同意,男女就奔着要结婚这个光明正大的主题,出双入对,同
宿同飞。
 上床做爱,下床做饭。日子过得平凡而普通。但,不得不承认,那也是我过得最踏实的日子,如果叫幸福,我可以勉强同意。
  可是,2006年快来了。
  他对我说,亲爱的,你看现在的这个社会以我们的现有收入,要多少多少年才能还清房贷,要多少多少年才能有点积蓄。而且,要保证我们两个,及双方的
父母亲大人健康长驻,延年益寿。不能有什么风吹草动,鸟语鸢飞的,一切要在极正常的安康大道上行驶。
  你能保证吗? 不能,我说。
  于是,他对我说,他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据说那里经济蓬勃向上,每个进去的潘长江,出来的既使不是姚明也是身高2米的大汉。
  我当然不能阻挡他的与时俱进,甚至还有一些些小兴奋。想想美国的NBA那个大个子,想想一次把房贷款拍在银行那个长满青春痘的小职员面前样子。
  爽,就这一个字。
  要去多久,多长时间再回来,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草草问过,就急不可耐的送他上路了。
  一年后。
  当我从北京喧闹的早晨的醒来,幻想着他拎着早餐进来的样子,就想,他妈的,当初我怎么那么傻,怎么就相信进去潘长江出来是姚明,怎么就不知道还有
出来陈世美的可能。
  2007年,我还剩些风华,只是无奈的我突然就变得悲天悯人,普通的晚间新闻,面对经常性的非洲流离失所的难民我都会热泪滂沱。
  我也搞不清楚,我是在哭别人,还是在别人的故事里哭自已。
  早上照镜子,吓了自已一跳,原来笑颜如花粉扑扑的一张小嫩脸,怎么突然就像被强暴过一样,灰白如土。
  我想,不行,不行,这样下去可不行。我要振作,人家在遥远的地方已经开始巫山云雨不羡仙了,而我,柔软的腰肢现在仅用在擦地板上。
  想想,十年后,我们有机会再见面,先是抱头痛哭一下我们逝去的青春,再感怀这些年的日子。
  他会是大腹便便,一副油相,一股子性欲衰退后的心满意足。
  我呢?我会因为这些年的守身如玉而永保青春吗?还是像抽光了水的干花,只残留那点点败红。甚至,我会比他显老显憔悴,想着他满怀斯人青春已去的感
叹,用肥厚的手掌拍着我瘦弱不堪的肩膀,
  说, 哥们,要对自已好一些,该找男人还是要找的。
  TNND,与其十年后,让他的大熊掌落在我肩上语重心长,还不如。。。。。。 于是我开始欢欢喜喜的设计我的生活。
  2007年春。
  我和他认识。 我是郑中基的歌迷,那个丑男人偏偏歌声迷人。他,挺帅,偏偏郑中基的歌唱的好。
  一矢中的。毫无难度的男女速成。见面,聊天,交往。 一个月后,他对我说,他是M。
  什么,什么意思?我想我的命真苦,刚刚对生活充满希翼,倒霉就像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TMD,我的芳心为什么总是被打岔。
  死去多年,未见过面的爷爷说:知识就是力量。如果,要在这句话上加个注解,我会加上包括性知识。
  网络是个好东西。哲学家是帮好人。有他们,像我们这样的傻瓜也能照图索骥的找到所谓人生的方向。
  当他还处在向我扔爆炸性消息后的余震中艰难度日,我已经前进了一大步处在好像明白,又好像不明白的状态里。
  「今天晚上,你像狗一样的到我这来。」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对一个男人发出这样的指令。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取消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络,不上网,不看电视,不看报纸,只和他,和他对我普及的SM常识还有一切关于SM的实践。
  只要是不睡着,不上班,大部分时间我们就宅在家里,我在床上,他在地上。我或躺,或坐,怎么舒服怎么来,而他的姿式总是趴,趴着,头永远是低着。
  偶尔闷了的夜晚,我们会溜到后海,坐在河边看对岸的灯红酒绿,只不过,我依然是或坐,或骑,而他的姿式总是或蹲或单腿跪。我们就在路灯的阴影下,
两个人合二为一成一团,只不过,我在上,他在下。
  偶尔闷了的白天,我们会像情侣一样逛西单、东单、在各大商场的试衣间进进出出,只不过,在狭小逼仄的空间里,我逼他为我舔脚。他窘迫无奈羞红的脸
,性感迷人。
  性,对以前的我,仅是一个女人对一个大家都认定的男人要交待的作业。
  对2007的我,那真是风光无限的快乐逍遥。对于用SM的方式做爱我大呼过瘾。
  我终于长大。看到了性世界的天高地阔,男男女女在这里可以为所欲为。 2007年,夏,他离开我,出国。
  我说再见,他把我深深的拥在怀里,像一对生离死别的恋人,吻在一起。 我们互相没有承诺。因为明白那是多余的,聪明人何苦说糊涂话。
  男欢女爱永远不会是生命长河中的主旋律,那只不过是暗夜的昙花,再美也是瞬间的事。
  2007年,秋,另一个他出现了, 这次,是我在不断给他惊奇。
  到底他是他,还是他的替代,我说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他迷我是因为只有在我这儿才能找到他自已。
  我找他,是因为只有在他那儿才能找到我曾有过虽短暂却难舍的快乐。我们赤裸相对,很舒服,很真实。
  但,好像还是少了什么。是什么呢?什么呢?什么呢?
  有时候,我想,如果,时光,可以倒流,让我再回到2007年春天,如果,我不那么好奇,不偷尝SM的禁果。

  那么,现在的我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人已赞赏
街拍诱惑

女女姐妹|恋足文章

2020-8-1 22:14:36

街拍诱惑

SM的经历|脚奴小说

2020-8-4 23:34:4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