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Sm交友圈
丝袜调S教一对一在线互动,好玩有趣!直播免费大型交友在线

小说中的床戏_啊啊啊 用力 插到花心了

相传节气的前后总会特别忙碌,这现象在医院里尤其明显。凌零穗似乎本身即具备忙碌的体质,因此倒没对此有特别的感受,只是在医院待了这幺多年,每逢佳节前夕总感受到周遭同仁处于神经紧绷的备战状态、而当下各式奇奇怪怪的状况好像真的比平常多了一些,久而久之也不得不信。

犹似一种被默认的医院传说。

幸好目前清明已过、端午未至,稍微能让人缓息一下。

今天难得一天的顺利。

傍晚时分凌零穗在医值室完成当天份的病历输入,将档案成功存入电脑系统里后,视线从萤幕中转移到桌上摆着的小时钟,上头显示已过下班时间,眼看没什幺需要紧急处理的事情,评估了下,他最后决定离开单位、回家休息。

收拾好东西后準备离去前他抓起披挂在椅背上的外套,这才想起隐约有哪儿不太对劲的地方。

平静的一天,除了自己负责的病患之治疗与协助了一些出入院患者的手续办理,明天是週末、自己未排值班,相对上轻鬆一点,但总有种违和感——他难得的「清闲」,相反的,莫浪澂貌似忙碌?因为一整天下来,自己竟然没有收到对方捎来的任何讯息。

这在平常根本不可能,相当于都市不可思议传说般神奇。

无论如何忙碌,那个男人总会挑空传讯或打电话给自己,大至紧急状况的协助、小到喝水吃饭的叮嘱,而今天却反常地无消无息。

凌零穗有些纳闷,昨日或今早并无特别听说对方有何特殊的行程、今天也没在单位听见任何的异常报告,按理来说这时间点莫浪澂应早就该打电话来提醒他要打卡下班了,医院不会付他加班费,因此不用留下来当免费劳工。

难不成有什幺自己所不知道的突发状况?

凌零穗穿起外套,掏出口袋中的私人手机探查,平常没有网路依赖的他、手机最大的功能除了地图导航与资讯搜寻外,还有即是一些工作讯息上的联络。通讯软体普及后省去大家直接打电话的尴尬和麻烦,现代人更习惯用它们来联繫各项事情,他们两人不意外地也染上此一陋习,只不过相对于讯息,莫浪澂似乎更喜欢藉由通讯软体的免费通话功能直接拨电话给自己,极少透过文字传达。

他很少看到那人拿着手机敲键盘的模样,多半是单手握着那个高科技产品、拇指迅速地浏览其中的页面,而后咚咚咚地按着频幕、直接通话交代该处理的事项。

一看之下发现手机中半小时前有莫浪澂传来的简讯,这让凌零穗有些讶异。

『下班后到酒吧吃饭,等你来。』简洁扼要,同发讯息的男人那般干练霸道。他不讨厌这样的莫浪澂,近十年的相处下来亦已习惯对方的个性脾气,在看到下面另一排讯息补充着『别加班!』的提醒后,不禁漾唇一笑。

『下班了,现在直接从医院过去。』迅速敲完几个字告知,还没按离萤幕便看到讯息后方显示「已读」之字眼,凌零穗这下更闪过一丝意外。

该不会是守着手机等待回覆吧?

今天的他果然有点奇怪。

前阵子过于忙碌,他们已经很久没去影山皆实的那家酒吧了,今天怎幺会想到要去,是什幺特殊节日吗?印象中都不是三个人的生日或节庆。

或许单纯是明天週末前的放鬆吧。

凌零穗边思忖边离开医院,在大门口招了辆计程车报上住址,前往目的地。

凌零穗抵达时酒吧刚营业不久,夜未深,客人并不多,零零落落的。和愈来愈「台化」的日本人老闆影山皆实打过招呼、简单寒暄过后,凌零穗直接走往平日惯于使用的的那间包厢。

莫浪澂已然在里头等待多刻。

算準他抵达的时间,桌上摆满了食物。之于自己对他的了解,这名男人也十分清楚凌零穗的习惯口味,菜色与份量拿捏得恰到好处,饮品亦是他喜欢的酒类。

「今天怎幺想到要来这里吃?」脱下外套挂妥,在莫浪澂正对面的位置坐下后他开口问出心中纳闷的问题。

「很久没来了,MINA前不久一直在唸着。」电话加简讯的疲劳轰炸。

「是真的好一段时间没来了。」明天週末,今晚应该有演奏表演吧,「今天忙吗?」

「还好。」耸耸肩,「怎幺?」锐利的眼神朝正前方一瞥。

「想说怎幺一整天都没你的消息。」两人乾杯完凌零穗拿起筷子边吃边道。

先乾杯再用餐亦是这几年培养出来的习惯,听说日本人聚餐都是如此,因为认识影山这位正统的日本人(虽然讲中文已经完全没有外国人腔调),多少耳濡目染了一些当地趣闻与习俗。

「想我?」闻言,莫大少爷那张有着帅气五官的脸庞扬起一抹邪佞的笑容,饶富兴味地挑了挑眉。

「没人吵,乐得清闲。」轻睨了对方一眼。

呵的一声轻笑,「你可以再不老实一点。」

「跟某人比,我可是诚实淳朴的好青年。」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拌嘴。

两人用普通的速度将桌上的食物一一解决,夜渐深后包厢外头逐渐吵杂起来,客人陆续抵达,钢琴演奏的乐声也跟着响起。

「今天没看新闻?」眼见差不多酒足饭饱后,打开包厢的门让人将桌上的餐盘撤下,再给双方各追加一杯饮品,关上门后莫浪澂问道。

「哪有那个时间。」虽然是不算忙碌的一天,但也不到真的闲到可以滑手机上网偷空的程度,何况他没那个习惯。「发生什幺大事?健保又要砍什幺药了吗?」下意识皱了皱眉。

无风不起浪。他清楚此人不会无端开启这类话题。

前阵子某种重点药物的药价补助被卫福部大刀阔斧地一砍、造成国际知名品牌药商退出台湾市场,已经引起业界一阵哀嚎挞伐声浪了,陆续再加上一些大大小小、足以上新闻的医疗案件,现在他光听到「新闻」两个字都觉得可怕,何况这字彙出自莫浪澂之口,可见影响程度不容小觑。

「算大事,但非坏事。」莫大医师神秘地笑了笑。

此时包厢门口传来两声敲门声,影山皆实亲自将他们的饮品端了过来,「应该是继更改年号以来,第二件大事吧。」饶是听见了他们方才的对话。

这个月初,日本正式结束了平成年代,迈向令和新时代,对旅外的影山皆实来说是大事之一没错。

足以媲美此事的第二件大事……「我记得台湾的总统选举跟日本的东京奥运都是明年。」凌零穗不得不认真思考了下。

还有什幺对他们来说算是大事的事?如果不是健保局又要砍药价或补助,照理来说的确不是坏消息。

莫浪澂朝影山皆实点了点头,接收到对方的眼神之后日本人放下饮品,向凌零穗一笑,「请好好享受这个夜晚。那我先出去忙了。」

这两人在打什幺哑谜?凌零穗没忽略掉他们密友间的眼神交流。

心中充斥的诡异感愈来愈强烈。

「所以到底是什幺新闻?」忍不住追问。

他们在包厢里,看不到外头的电视,加上此刻是钢琴演奏时间,就算吧檯内的电视正在播放,亦不会有任何音量干扰演奏,最多是画面字幕,幸好台湾的新闻台最不缺的就是四面八方的跑马字字幕,让人看得眼花撩乱。

「接下来的这首歌,我要献给两位挚友,在这历史性的一天,祝福他们幸福快乐,并且如同歌词里头的、两人能一起慢慢变老,在人生的旅途中互相扶持,直到人生的尽头。」外头麦克风传来熟悉的声音,尚未得到解答的凌零穗听完内容后不禁诧异地望向莫浪澂。

接着轻柔的钢琴伴奏跟着弹起,搭配着影山皆实悦耳的歌声,四周顿时沈静下来,老闆亲自出马、加上这样的开场白,虽是即兴演出,却让大家心中依稀有了个底。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词:姚若龙)

这是一首老歌,凌零穗是在多年前因缘际会下听到,很喜欢歌词里头的意境,觉得那应该人生追求的最终境界了——虽平凡,却隽永。劳劳碌碌奔忙一生,最幸福的时候是回到家有个人等候着,不用大鱼大肉、家财万贯,清粥小菜也很让人嚮往,主要是身边有个陪伴的人,一起成长、无论顺遂或困难都一同克服度过,一起和对方慢慢变老,是最浪漫的事情。

他要的幸福很简单,简单却不一定容易达成。

他没想到数年前无意间的一席话,眼前的男人还记得。这幺多年来他不畏各种异样眼光与各方(特别是来自父亲的压力)打压,无论任何艰困的情况都在身边陪着他,从学生时代开始至今,凌零穗即便没明确提过,但深知对方在背后所做的努力。

因为有他,自己才能义无反顾——在各方面。

静静的听完这首歌,凌零穗无法明确形容内心窜动的各种思绪。

而似乎还有后续。

莫浪澂掏出手机,萤幕上有某台新闻的平面消息,上头写着凌零穗尚未获知的今日大事。

他愣愣地看着萤幕上的字样,熟悉的中英文字,化成具体资讯进到脑中,变得虚幻起来。

『Taiwanpassessame-sexmarriagebill,becomingfirstinAsiatodoso.』(May17,2019.CNN)

『雨停了,让相爱的人不再孤单!台湾引领亚洲承认同志婚姻。』(天下杂誌)

『一早的雨后,我们的彩虹完整了。』(张惠妹)

『台湾,让每个相爱的人都一样了。』(雪儿Cher)

「这是⋯⋯」一时间没办法吸收大量资讯,即便在分秒必争的生死交关中打转过。

「今天三读通过。」莫浪澂扬着唇,一贯自信的笑容。

凌零穗脑袋空白地滑着萤幕,汲取各种新闻页面中的头条讯息。

记得两年前曾听到类似的议题在炒作、前不久亦举办过相关议题公投,但结果是反对过半,后来他便没多关注此类消息,一方面觉得与自己无关——或者该说不管结果如何,他和莫浪澂之间似乎也就这样了,两人习惯了彼此,无论有无法律效力的约束,倘若没有意外,应该就是这幺走下去了。在与他正式发展成情人关係后,各种情况都考量过了,不管周遭支持不支持,他觉得这是两人间的事情,不会因外界观点而动摇彼此的决定。

虽说如此⋯⋯但,如今是⋯⋯政府挂保证的,铁铮铮的法条摆在眼前。

那种感觉绝对不一样,无法蒙蔽良心地说不为此动容。

「所以⋯⋯今天才来这里、庆祝?」逐渐接起了前因后果。

莫大医师再度扬起笑容。

没有正面回答凌零穗的疑惑,而是从一旁的外套口袋中掏出一个小方盒,递到情人面前。

「我想过很多地点与说词,但觉得这里与这个用词或许最适合我们。」在还未回过神的凌零穗面前,莫浪澂打开盒子,里头是一只戒指,样式简单大方,「让我成为那位可以在紧急时候第一个被通知的人,第一个可以替你签署与决定各项治疗措施的同意者。」让他们在余生中继续一起度过,一起慢慢变老,直到最后。

凌零穗傻了,呆愣地凝视着小方盒中的那枚男用戒指。

「我预约好登记日期了。」莫浪澂再补一句。

「⋯⋯我还没答应。」咬咬下唇,吶吶地吐出。

莫大医师眼一瞇。

下一秒半起身向前拉过情人的左手,掏出戒指直接套进对方无名指。

尺寸完全吻合。

「霸道!」骂道。凝望着指头中那枚白金指环,依旧觉得不真实。

「换你了。」再掏出另一个小方盒,递给他。

凌零穗小心翼翼地打开,与预想中的一样、是枚对戒。

莫医师理所当然地伸出左手等待着。

想当然尔外头的影山皆实亦是知情者,说是共谋亦不为过。

所以他今天一整天的消失匿息,便是在与友人共同策划此事。

凌零穗串连起前因后果了。

忍不住抬头望着面前的男人。从学生时代的青涩到现在,已具备十足的成熟韵味,五官不变的俊朗、气质益发傲然自信——他有这样的资格与条件。

是自己选择的人,与自己同性别,却愿意交付出余生到此人手中。

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结婚的一天,因为社会观点与法律的不允许。但如今或许社会异样观点仍存,法律却开放了。

如同一则则庆贺的网路讯息——雨过天晴,彩虹展现。

他们也拥有了「普通人」所具备的基本权利和保障。

凌零穗拿起戒指,轻轻地套入对方左手无名指。

爱赢了,爱完整了。

他们可以结婚了。

在两人第一次分享心事、亲密接触的地方,对双方而言极具意义之地交换了誓言,许下一生的承诺。

「傻瓜,这有什幺好哭的。要笑才对。」满意地看了看两人手中的对戒,莫浪澂倾身向前、伸手托起未来伴侣的下巴,轻轻在上头烙下一吻。

凌零穗这才惊觉自己无意间流下了眼泪,被莫浪澂温柔地吻去。

「泪水不一定是悲伤。」他淡淡地笑了,秀气的五官温和漂亮,「感动也会。」

谢谢你选择了我。

感谢那些默默在后头付出与争取的人们,让婚姻平权得已迈进一大步。

让他们有了替彼此签署同意书的权力,而非如同最亲密的陌生人,只能在对方生死交关之束手无策、徬徨无力。

他会记得这一天的。

也希望其他拥有同样境遇的人们都能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写在之后】2019/05/17值得纪念的一天。

恭贺台湾成为亚洲第一个承认同性婚姻合法法的地方。

因此特地赶在这天发此贺文,让久违的这对CP出场演出。

前两年便想过最后如果真的通过立法,一定要让他们代表出场,曾想了许多场与求婚方式(?),但最后觉得这样的平平淡淡,或许最适合他们。

而且身为医疗人员的他们,看了许多紧急时候的状况,非常清楚那种明明是对最亲密的恋人伴侣、却碍于法律的关係,无法在各式医疗书上签名同意时的无奈,那种遗憾是一辈子的。

很高兴台湾在这方面一大跃进,希望所有相爱的人都能幸福。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恋足踩踏 » 小说中的床戏_啊啊啊 用力 插到花心了

分享到: 更多 (0)
avatar

丝足踩踏联系我们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