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腿疼是生男生女_怀孕累腿是男是女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胧中,有壹双结实的手臂将我抱紧,温暖得令人窒息,我舒适地闭着眼,如壹只饕餮的小猫,寻着本能去拥紧那温暖的慰藉。耳边传来壹声轻笑,宠溺的声音在我耳边温柔地回响:“老婆,醒醒,老婆……”

胧中,有壹双结实的手臂将我抱紧,温暖得令人窒息,我舒适地闭着眼,如壹只饕餮的小猫,寻着本能去拥紧那温暖的慰藉。耳边传来壹声轻笑,宠溺的声音在我耳边温柔地回响:“老婆,醒醒,老婆……”

哪来的蚊子?我皱了皱眉,拂了拂手,想打断这扰人好眠的讨厌的“嗡嗡”声,耳边的宠溺的笑意更浓,随后,似乎有人塞了颗糖到我嘴裏,挑逗我的唇舌,好甜……,嗯……,如果不是这麽让人透不过气……

我睁开眼睛,壹头灿蓝的青丝在我的眼前晃悠,美少年睁着乌黑的大眼睛,正在啃咬我的双唇。我推开他的脸:“冥焰?”

“老婆妳醒了?”冥焰露出甜甜的微笑,给我壹个熊抱,嘴唇又企图覆上来,“老婆妳好好哦,这麽快就想我了。”

“妳怎麽又变成这鬼样子?”我抵着他的脸,不让他的唇落下来,老实说我差点又没经受住美少年的诱惑,我望着他红嫩嫩的小嘴,舔了舔唇,脑子裏强迫自己浮出他小豆丁时的样子,克制住被他引诱的欲望。

“我觉得老婆比较喜欢我现在的样子。”冥焰眼裏闪过壹丝戏谑,这小子壹眼看出我的劣根性。

我不好意思地“嘿嘿”傻笑,顾左言他:“妳怎麽来了?”

“老婆召唤我,我当然马上飞扑过来。”美少年的眼睛亮晶晶地凝视我,笑咪咪地宣誓,“我是老婆的召唤兽!”

我“扑哧”笑出声来,冥焰,妳实在是太可爱了:“飞扑?我怎麽不觉得,我刚刚可等了好半天妳都没来。”

“老婆醒着我当然来不了,我得等妳睡着了才能来。”冥焰抱歉地说。

“睡着了才能来?”跟我预想的不壹样,打量了壹下四周,果然不是我刚刚在浴桶裏睡着的那房间,四周又是那片熟悉的深海般浓稠的黑雾,我小心地确认,“妳是说,妳只能出现在我的梦中吗?”

“嗯!”他点点头,“现在是这样。”

怎麽会这样,如果冥焰只能出现在我的梦中,那对我面临的困境恐怕也无能为力,我不甘心地追问:“为什麽?”

“因为我还只是壹个灵体,灵体是无法在人间现身的,所以我只能出现在妳的梦裏。要等三百岁的诞辰过后,我才能修练出肉身,那时我就会是现在老婆最喜欢的这个样子,脱离三岁小孩的形貌了,老婆,妳高不高兴?”美少年壹脸兴奋,“到时老婆随便什麽时候召唤我,我就可以立马出现在妳面前,不用再等妳睡着了。”

我却犹如被泼了壹盆冷水:“到时?到什麽时候?妳上次不是说妳已经三百岁了?”

美少年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害羞地道:“还差三个月。”

三个月?我彻底被这坏消息击溃,这麽说,我这三个月,也只能自求多福,谁也帮不上忙?我闷闷地躺到地上,长吁短叹,我三日后就要被强迫接客了,等冥焰三个月后满了三百岁,黄花菜都凉了。

小家伙见我壹脸黑线,壹脸神秘地蜷到我身边侧躺下,笑咪咪地问:“老婆,妳是不是担心三日后接客那件事?”

咦?他知道?我惊讶地看着他,小家伙壹脸得色,似乎在说,我什麽事不知道?我来了精神,虎视眈眈地盯着他:“妳有办法?”

小家伙胸有成竹地壹笑:“老婆,妳不用担心,我保证妳到时有惊无险。”

有惊无险?莫非冥焰已经有所安排,我望着他笃定的表情,不知道为什麽,壹颗悬得高高的心竟慢慢安稳下来。我应该相信他的,不是吗?除了相信他?我在这陌生的红尘中还能相信什麽人?

我感激地在他颊上印上壹个轻吻:“谢谢妳,冥焰。”

他的眼裏串上壹团燃烧的火苗,翻身把我压在身下,贼笑道:“老婆,妳好像吻错了地方。”说着,就将嘴儿压下来,我伸手捂住他的唇,轻笑道:“别,我有心理障碍。”

我老是不由自主回想起他小豆丁的模样,任是如何浓烈的欲望也转成了笑料。他似乎是明白了我笑裏的含意,冷哼壹声,气急败坏地呵我的痒:“哼!坏老婆、臭老婆……”

“不要,呵呵……,好了好了……,冥焰……”我痒得不行,笑着喘不过气,撒娇地讨饶,“冥焰……”

声音裏含着自己也没察觉到的娇嗔,冥焰望着我的眼神深了,我才猛然惊觉过来,从什麽时候开始,面对冥焰时的心情竟转成了这般?难道说,我对冥焰已怀了自己也没察觉到的情感?可是,这种感觉,是爱吗?还是因为,在这陌生的充满兇险的红尘,只有他给过我唯壹的关怀,带给我欢笑,带给我温暖,带给我信任,从而产生的壹种依赖?

我辨不清,也不想去辨清。脑子裏壹片混乱,我顺从地迎接冥焰再次压下来的唇,任那温柔甜美的感觉壹波波沖击我的大脑和敏感的神经。不管是不是爱,我心裏模糊地知道,我和他之间,已经有什麽,再也和从前不壹样了……

激吻过后,我垂下眼睑,翻过身,有些不敢看冥焰的脸,脸因为刚刚了悟到的那些感觉泛起了热潮。冥焰善解人意地从背后紧紧拥住我,也不说话,只听到两个人紊乱的呼吸长长短短地在这寂静的空间回响。听着他令人安心的呼吸,心情渐渐平复,我轻声唤他:“冥焰……”

“嗯?”他在我身后慵懒地回应。

“为什麽我和蔚蓝雪长得壹模壹样?”我将心底壹直存着的疑惑倒出。除了胖瘦,我们俩真的是长得分毫不差,连左乳上那颗芝麻大的小黑痣都长得壹模壹样,让我情不自禁觉得,蔚蓝雪就是瘦下来的叶海花,叶海花就是胖起来的蔚蓝雪。

“不壹样,妳怎麽借尸还魂?”冥焰懒洋洋地道,“借来的肉身与妳原本的肉身最形似,灵魂与肉身的磁场才越相吻和,借尸还魂后才不会出现排异反应。”

原来借尸还魂还真的有排异反应啊?我恍然的同时,心裏顿时温柔起来,转过身望着他,唇边含着掩饰不住的笑意,“这麽说,某人说的,把我送上蔚蓝雪的身上,让我了解这世上的男人都不如他,是怎麽回事呢?”

美少年懒洋洋的表情僵住了,似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不该说的话,慌乱地垂下眼睑,壹脸狼狈地转过身,不认账地嗫嚅:“妳听错了。”

“是吗?”我越发止不住唇角越来越深的笑意,冥焰背对着我“哼”了壹声,我从身后抱紧他,心裏暖洋洋壹片。冥焰送我上蔚蓝雪的身,只是因为蔚蓝雪的身体最适合居住我的灵魂,并不是像他所说的,刻意让我受苦,让我了解这世上的男人都不如他。这个嘴坏心善的小家伙,我叹了口气,觉得胸腔被壹种叫感动的东西填得满满的,我将脸贴到他的背上,眼角滑过壹丝动情的泪:“谢谢妳,冥焰!”

“别哭。”感觉到我的眼泪浸湿了他背后的衣裳,他动了动,越发尴尬了:“我走了。”

“嗯。”我了解他此刻的困窘,不挡他。他的身影又渐渐变得透明,渐淡成壹个青蓝的光团,我微笑着看怀中的背影消失,四周又归于壹片漆黑。

闭上眼,轻轻抚上脖子上的黑玉,我微笑。冥焰,我不会再害怕了,因为我知道,不管何时,都有妳在某壹个地方静静地守护我,因为有妳,我敢于勇敢面对以后的日子,不管它有多麽艰险,我都不再惧。

黑暗中似乎有壹双眼睛在窥视我,我隐约感觉到那双眼睛,疑视我的目光充满了复杂的波澜,冰冷的危机刺骨,像壹张压力强大的网像我覆盖过来,我猛地睁开眼睛。黑雾像快速奔涌潮水壹般纷纷退尽,暖帐、妆台、锦屏、浴桶飞旋着沖击着我的视觉壹壹归位,我仍浸泡在浴桶裏,水已冰凉,我已清醒。

我静静地望着站在浴桶前默默审示着我的男人,迎上他那双我在梦中都能强烈地感觉到窥探的眼睛,他的眼裏有我所不了解的波澜壮诡,我望着他,不动声色。

楚殇!他夜裏潜入我房间做什麽?

他静静地审示我,将我眼裏的平静尽收眼底,眼神愈发莫测难懂。我不服输地迎战他的眼睛,毫不退缩。我不是古代低眉顺目、三从四德的女子,观察我?哼,谁被谁观察,还不壹定呢!想我以前和我班上那帮男同学比对视,从来都是坚持得最久的壹个。

果然,我大胆的目光让他觉得有些狼狈,他不再与我对视,眼神缓缓从我的脸上落到身上,我知道自己还赤裸着泡在浴桶裏,不动声色地将身子缓缓下沈,将脖子以下的部分全隐藏进水裏。好冷,我打了个寒颤,我到底睡了多久?

他见到我的动作,唇角挂上冷笑:“有什麽好藏的,妳身上哪个部分我没看过、没摸过?”

我不答腔,冷淡地看着他。此壹时,彼壹时,眼下与上次的情况能相提并论麽?我的冷漠似乎激怒了他,他猛地伸手,将我从浴桶裏拎出来,也不管我身上湿淋淋的水渍和桶裏四溅的水花,将我拉近他的身体,恶狠狠地道:“收起妳那种眼神?否则……”

否则?如何?顶多也不过是再被强暴!妳为了羞辱我要留着我的命,没有了性命之虞,我还怕什麽?以为我会像这个时代壹样的女人,失了身便寻死觅活?笑话!这样的威胁,与我何用!

我脸上浮出的轻嘲让他怒不可遏,他将我拖出浴桶,甩到床上,来不及等我爬起来,他已经欺上身,拉高我企图推开他的双手,用壹只手禁锢住。跟壹个男人比试武力是最不智的行为,何况还是他这样的男人,我放弃挣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冷冷地道:“妳报复壹个女人的手段贫乏得只剩下强暴吗?”

“强暴?”他轻笑了,眼裏燃起情欲的火苗儿,“不,我会让妳心甘情愿地迎合我。”

让壹个女人屈从在自己的情欲之下,做仇人情欲的禁脔,的确是比强暴更能增添她心底的羞辱。楚殇,他的心到底有多硬?多狠?他另壹只手抚上我的酥胸,熟练地抚弄挑逗。我要在身体起反应之前阻止他,强迫自己不要去理他的手,我冷笑:“又如何?我从不为自己身体正常的情欲感到羞愧。我若是妳……”

我故意收声,他的手顿住,看向我的眼:“妳若是我如何?”

“我若是妳,便要这个女人爱妳上,再亲手掐死她的爱。妳不觉得,毁灭壹个人的灵魂比羞辱她的身体更让人觉得痛快麽?”我微笑着看他,语声却冷。

“蔚蓝雪,妳的有趣真是超出了我的想象。”他眼裏的情欲渐退,“妳以为,我壹定会爱上妳,被妳毁灭?”

“或许是我爱上妳,被妳毁灭。”我淡淡地笑,心裏松了口气,“这个游戏不是很有趣吗?”

“果然有趣。”他坐起来,淡淡地看了我壹眼,“听说,妳想让月娘应承妳卖艺不卖身?”

“她不是没同意吗?”我面无表情,那月娘果然是个好下属,什麽都不瞒他。

“知道就好。”他冷哼,“别以为妳刚刚这个有趣的提议会让我打消我的决定,妳摆脱不了卖身的命运。”

这个男人倒也厉害,把我隐藏的另壹个目的也看出来了。我笑了笑,无所谓地道,“没关系,不过是让我在爱上妳的过程裏增加了壹点难度而已。”

楚殇壹眨不眨地看着我,冷冷地笑了:“我从来不畏惧挑战,蔚蓝雪。”

他翻身下床,拂了拂衣襟上被我的身体浸湿的水渍,壹字壹字地道:“等妳爱上我那天,壹定会生不如死。”

我不会爱上妳!

我望着他壹步步走出房间,离开我的视线,在心底冷笑。生不如死?谁被谁毁灭,还未可知。妳怎知到底生不如死的那个人,不会是妳?

人已赞赏
女王调教

1 上班美女的秘密 篠田步美_被中出到失神

2020-3-16 8:00:19

女王调教

被儾到失神_黑人失神篠田あゆみ在线

2020-3-16 8:00:2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