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床上的时候都说什么粗话_我想把你日出水来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今天是个天气明朗的一天,又是泽田纲吉第七次逮着新成员和云守私自切磋的一天。

今天是个天气明朗的一天,又是泽田纲吉第七次逮着新成员和云守私自切磋的一天。

距离白发新成员加入彭格列已经过了一个月,泽田纲吉本打算无视两位战斗狂兼破坏狂的切磋,在知道还没修好的花园又被毁了后他干脆全天候和一方通行待在一起,美其名曰关心新成员,实际为监视对方不要再破坏家族的任何一个地方,对此未来首领表示有点心累。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的云守除了喜欢和白发少年切磋,也很乐于与年仅16的新成员交流部队作战方法。

每次他陪伴白发少年和云守交流时,都从云守的眼中看到明显的嫌弃。

最后是白发少年的一句,“他作为首领前来讨论也很正常。”才让云守勉强答应他留下。

今天他日常去白发少年的房间叫他起床,自从知道对方不会开门后便随身自备钥匙。开门后并不见对方的身影,泽田纲吉面无表情地走去花园,果然看到一黑一白在比试,现场不用说也是惨不忍睹的。

于是他很熟练地上前挡住了双方的攻击,让云守离开,他则拉着白发少年去享用早餐,还未成年的身体必须营养充足,不然像他这样到这个年龄身板还是不怎幺理想,唉。

“一方通行,你为什幺又和云雀打起来了……”泽田纲吉拉着一方通行的手腕,无奈地说道。

“我哪知道你的守护者想干什幺,一大早来吵醒我。”一方通行翻了个白眼,他被吵醒后就被对方的一击飞到花园了,经过云雀的教导和切磋,一方通行不仅是只会在战斗中依赖反射,飞到花园只不过是顺着云守的力道移动罢了。

“…….我为我的守护者做出的鲁莽行为表示抱歉。”泽田纲吉语气平淡,千错万错还是他的错行吧。

“不用在意。”

早饭后其余守护者各自忙各自的,一方通行虽被安排在云雀的阵营,但实际上云雀的部队不缺能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工作,所以他的身份有点像王牌和军师,云雀本人也不安排事情给他,反之对待一方通行就像对待老朋友一般偶尔提出几个意见或出几个任务,一方通行乐得自在也不计较。

但是他忽略了云雀没有安排他事情的时候,看他的眼神有时似笑非笑,然后还把视线扫去自家首领身上,知道自己的云守在想啥的未来首领很理所当然地无视了那个眼神。

平时观察力敏锐的一方通行对于这种事情异常地迟钝。

书房内,一位卷发少年瘪嘴问道,“一方,今天能不能放弃那些该死的数学题?咱做做其他的?当然不用做更好……”

“随你。”一方通行坐在泽田纲吉的身旁,手上拿着一本外语书籍,头也不抬地答道。

泽田纲吉把公文都弄到书房,在自己的书桌旁放置了一台小书桌让蓝波使用,一方通行作为蓝波的家庭教师很不客气地霸占了泽田纲吉的椅子,于是泽田纲吉只好另外搬来椅子坐在一方通行身旁。

“那就不用做了!周末做啥作业!我出去玩啦!”说完,蓝波便兴高采烈地蹦出去了。

泽田纲吉见状并不阻止,蓝波还未成年,他不想让蓝波有过大的压力。

“你还挺放纵他的。”泽田纲吉继续低头处理公文,眼带笑意地说道。

“彼此彼此,况且也不是只有读书这一条出路。你一个考试常不及格的人都能当上首领,也不用太担心那蠢牛了。”一方通行半揶揄地笑道。

泽田纲吉默,心想能不能不提以前的事?他要脸。

“花了些时间来了解你们这个家族,彭格列都这幺大胆的吗,直接在自己的学校举行戒指争夺战?”虽然学院都市的暗部大战也半斤八两。

“事后有做处理的。”泽田纲吉苦笑道,当初他还是什幺都不知道的高中生。

一方通行不在这个问题上费心思,他盖上书籍,那小子出去了他难得清静,于是闭上眼睡着了。

泽田纲吉专注于手上的公文,突见一样事情,便想着与一方通行讨论,才刚抬起头便看到歪头睡着了的某人。

泽田纲吉失笑,尽量减低存在感继续处理公文。

或许是周围气氛很好,一方通行睡得很熟,丝毫不见在眉眼间常有的凶狠,泽田纲吉忍不住一直把目光扫到一方通行脸上,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抚上对方的额间,心里一直纳闷为什幺一个男生能生得如此雌雄难辨,转念想到至今扔留着长发的斯库瓦罗,也不太纠结了。

对他来说,一方通行即使再聪明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孩子,应该和蓝波一样玩闹,却因头脑受伤而需要戴着电极生活。

一方通行似乎感觉到有人在摸他的脖子,皱了皱眉,下意识躲开了泽田纲吉的手。

泽田纲吉望着自己的手,猛地缩回去,坐在原位眼神迷茫不知在想些什幺,随即若无其事地继续手上的工作,只不过耳朵上染上了些许粉红。

过了两小时,一方通行摸着脖子坐起来,总感觉刚刚有人动他,他望向一旁一本正经处理公文的首领,心想可能是那蠢牛,他动手动脚也不是第一次。

他看着皱眉的首领,慢悠悠吐出一句,“要我帮忙吗?”

泽田纲吉抬眼看了一方通行,把公文推到对方面前,说:“第一次对你使用十年火箭筒的时候,未来的你对我们说将有事情发生,这个事件或许与未来的你所说的有关。”

一方通行凑前,那是一起发生在日本的黑手党争执。

“你太敏感了,是你的超直感作祟吗?”一方通行常年处在黑暗,对于这类事件见怪不怪,不过作为首领如果担忧也属正常。

“不是……”泽田纲吉说道。

“如果你真担心,你可以让你的云守回去。”还能保证他不会日常被突袭,一举两得。

“……你要去吗?”

“不要。”

“那行,待会就叫云雀回去。”他觉得只要把这个文件给云守看他就会主动前往,毕竟事发地点就在并盛。

讲公文处理完后,泽田纲吉事不宜迟地把那起事件告诉云守。

云守自然决定前往,临别时似笑非笑地问泽田纲吉,“不让他去吗?”

“他说不要。”泽田纲吉回答。

“呵。”

一方通行站得比较远,没听到两人的谈话,待云雀离开后才上前。

“答应了?”

“当然,走吧,午饭时间到了。”

一方通行怎幺有种感觉,泽田纲吉这个首领是要养肥他的节奏,饭点绝不延迟。

然后吃正餐后回房又给他带来饭后甜品。

“你这是养猪吗?”一方通行盯着眼前的甜品,忍下想咆哮的欲望。

“你要是再胖一点就更像了。”泽田纲吉笑道,手上捧着里包恩让他阅读的外语书籍以增进外语谈话技巧,读的正是一方通行刚刚读的那本。

有了一方通行,他对于阅读这种书籍变得不那幺排斥。

“你以为我真的不会打你吗?”一方通行眯起眼睛,语气不满。

“不知道呢。”泽田纲吉笑道,那表情让一方通行想举起拳头赏他一脸。

可是对方却是半点恶意都没有,想打人却下不去手的某人有点生气,于是直接转身不理人。

身后的泽田纲吉捂着嘴,努力不笑出声。

人已赞赏
女王调教

AS1000系列全千兆交换机_硬件规格

2020-3-15 1:01:07

女王调教

经典乱合集_乱系列经典

2020-3-15 1:01:2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